优美都市异能 異常樂園 txt-第四十八章 變化、瓶頸與抵達病都推薦


異常樂園
小說推薦異常樂園异常乐园
当余烬悄悄返回蚀城,时间已来到傍晚,得益于木偶少女的意志掩护,疫病尊者并未发觉余烬期间偷偷离开,不过完成升级的疫医套装,还是让一众疫病教徒立刻察觉到余烬的不同之处。
依稀可见的疫病气旋,凭空出现在余烬身后,令逸散于空气中的疫病毒素,变作微风似的气流,不断涌向余烬身周,而后被鸦嘴面具吸入鼻孔。
吸取空中疫病的速度,少说是升级前的四五倍,让余烬满意至极,令一众疫病教徒纷纷变色,因为他们在余烬的身上,感受到致命危机。
“狂医阁下,您的医术可是又有精进?”蚀城尊者眼神不定,在毒素神性的影响下,他的眼睛也出现了非人特征,额头两侧的一对触须比眷者烈毒粗壮数分,源源不断的喷吐墨绿毒流,最后通过呼吸回到体内。
这是疫病信徒推演奥义的常规手段,很有打通内外循环的味道。
但此刻面对余烬,即使是他这位史诗尊者,也难以维持己身,触须喷吐的墨绿毒流至少得有八成被余烬夺走,仅仅一小会儿的功夫,就让余烬接到了一条进度提示。
【提示:史诗级“疫医套装”的升级进度达到百分之零点一,本命技能“奥义·寂灭瘟疫”的奥义推演达到百分之三十二点三。】
升级过后的疫医套装和奥义推演的获取比例变为了一比一,在寂灭奥义突破四成门槛之前,这个比例会保持不变,而比起升级前,奥义推演的速度同样暴涨数倍。余烬估计就算不用吞吃元素毒鱼,走完剩下的一村一城,也能让奥义推演至眷者巅峰,正好能把元素毒鱼节省下来,用于冲击尊者瓶颈。
元素毒鱼的正确用法,实际上是冲击瓶颈,眷者烈毒正是求而不得才打算利用火石炎晶。
余烬拿来堆进度,稍微有那么点暴殄天物之嫌。
但是面对疫病主祭的热情招待,他就算不想浪费也不行啊!
人家把诱人至极的鱼饵送到嘴边,他总不能不吃吧?
“不错!”
余烬的表态,既是评价套装效果,也是回答蚀城尊者。
几人闻言,面色多有变化,有的惊喜神教即将得到强援,困境势必迎刃而解,有的则担心疫病主祭养虎为患,可能诱使余烬不成反被贼子暗算。
蚀城尊者深深地看了余烬一眼,比忧心忡忡的眷者烈毒,更显沉稳气概,代表众人朗声道贺,不动声色的将余烬等人送出蚀城地缝,才用传讯手段与疫病主祭禀报状况。
“大人,不得不防啊!我与烈毒仔细问过狂医的表现,觉察此人精明无比,但他明知有变,还要深入瘟疫之地,很可能是有恃无恐!”蚀城尊者头颅低垂,即使面对主祭影像都不敢抬头直视。
“我知尔等担心!”面貌愈发非人的疫病主祭,发出仿若蚊虫的诡异声音,“烈毒为人谨慎,已经数次向我秉明状况,惧怕拾梦者别有所图,意欲染指瘟疫之地!不过,我疫病神教又何尝不想吞并酷寒之地?炎晶、雪兽都是上等资源,掌控在拾梦神教的手中,未免太过浪费,我疫病神教来日争霸罪域,也需要扫除背后隐患!”
蚀城尊者震惊抬头,恍惚问道:“大人,有几成把握?”
但凡能占据信仰原地,即使境界仅是下位神阶,也不容小觑,当初中位古神暴怒雷灵都没打算掀起神明战争,与拾梦者同为下位古神的疫病母体,怎敢如此冒进?万一斗得两败俱伤,暴怒雷灵或许会趁虚而入。
然而疫病主祭说出了让他更为震惊的答案。
“十成!”
疫病主祭的虫化双眼,蓦地显现兴奋红光:“不必惊讶,比我们不愿看到拾梦者崛起的大有人在!况且为毒池垂钓远道而来的几位凶人,都答应相助神教,换取垂钓资格,有这几位近神加入,必然能以雷霆之势捣毁拾梦神教。哼,个别神教高层,怨我浪费珍宝,殊不知今天喂狂医几条,明日他便要百倍返还!”
“大人英明!我这就暗中派人,准备扑杀酷寒之地。”
……
由于多了眷者烈毒,余烬不好借用阴影位面,因而这几天一直在以灵鸦白夜作为赶路载具,虽说速度比不了位面跳转,但胜在安全。
【阴影之拥】毕竟是是上司给的,有的时候会遇到个别不买账的阴影生物,迫使余烬不得不紧急规避。
而凭借灵鸦白夜的隐形能力,众人行迹得到完美掩藏,哪怕古神世界杀机四伏,四处都能看到受古神污染的堕落猛兽,这一路也走得很是顺畅。
眷者烈毒作为有经验的老乘客,当即发觉灵鸦白夜出现变化,不仅飞行速度陡然翻倍,而且藏匿能力大幅提升,竟然隐隐产生与空间相融的迹象。
非但如此,在众人飞过一片诡树之际,灵鸦白夜突然张口鸣叫,口中荡漾无形波纹,搅动空间夜幕,令识破隐形特效准备出手的史诗诡树,旋即因为失去目标,陷入了迷茫状态,树叶颤动,洒落一地。
“元素毒鱼,怕是不止让狂医的医术,跟进一步啊!”
眷者烈毒觉得应该把这个情报向上禀报,免得被余烬钻了空子,但灵鸦白夜最重要的变化,却被他忽视掉了。
原本空有形体没有神韵的灵鸦白夜,似乎因为此次升级,诞生了一点灵性,不再是一只死物,方才发动音波增强隐匿,就是它的自发行为,而非余烬操纵!
余烬轻抚翎羽,灵鸦白夜居然做出回应,微微偏过头颅低声鸣叫,看向余烬的明亮瞳眸,显现出了亲昵之色。
木偶少女放下摹笔,认真观察白夜片刻,随即向余烬点头传音:“你之前耗用的八块异常合金,几乎彻底激发出疫医套装的所有潜力,而史诗境界又是公认的升华阶段,所有事物都会在这段时期迎来蜕变,因此这只灵鸦才会诞生灵性,比摹笔血灵更为纯粹的灵性。直觉告诉我,在把疫医套装升级至神阶之前,为其耗用四块史诗级异常合金,能够产生惊人效果。”
“就算不用你的直觉,我也能猜到,问题是四块史诗合金到哪里找啊?”余烬很是发愁。
四阶合金是从淘金镇的藏宝洞,好不容易弄来的,几乎是整个版本积累所致。
传奇合金则是他在鱼人位面搅风搅雨,最后以失信于造物主为代价得到的,差不多是一锤子买卖,甭想再从造物主的身上捞好处。
史诗合金更珍贵也更稀少,稀有程度比专供神灵冲击瓶颈的【薪火余烬】都不遑多让。固然余烬觉得以自己的地位,很有把握领取奖励为史诗合金的任务,但他现在缺少的,可不单单是史诗合金,本命奥义需要推演,本源技能同样得兼顾,再过不久,还需为三种印记蜕变【神格】劳心劳力。
被苦难之路限制行动的情况下,史诗合金的获取难度,在原有基础上还要飙升数倍!
让余烬恨不得把自己劈成两半,双线操作。
“啧,主管说过即使是进入神灵境界,装备也能提供莫大助力。那把被我雪藏至今的黑骑重剑,一旦出鞘,怕是会让不少人惊掉下巴!疫医套装也在瘟疫之地证明了它的价值,不论难度有多高,都值得我咬牙找来四块史诗合金!”余烬暗自做了一个决定,“希望苦难之路第三环结束,我能获得自由行动的时间,深入苦难罪域的核心地带,找一找早就被我看中的那个异常项目。”
进入古神世界之前,造物主公布了一些异常项目的位置信息,要求他的几位仆从竭力搜集异常项目,为地上神国攫取冲击至高的数据与指令。
其中一个早先被余烬盯上的异常项目,就在苦难罪域,据他推测,有一定可能产出异常合金。
但高昂风险与恐怖代价,让现在的他都没有什么把握,若非必须筹集史诗合金,他甚至都打算放弃这个异常项目了。
“啧,就算那里真能产出史诗级异常合金,我若想如愿以偿,也必须提前预备价值等同史诗合金的神级宝物……不好搞啊,我现在接触过的神阶事项都没有多少,一下子就要让我筹集四件之多,这不是为难人吗?”
在疫病神教算计余烬的同时,余烬也不由得打起疫病神教的主意,作为雄踞一方的大型势力,小金库总该有那么几件我用不到的神阶宝物吧?或许用不着深入罪域,就能直接拿到史诗合金呢?
至于拾梦者的态度,余烬毫不在意,拾梦神力都窃取了不少,偷……不,是拿几件宝贝他还会瞻前顾后?
“大戏快点开始吧,我都等不及了!”
余烬心怀期待,驱使灵鸦白夜迅速赶赴“疫村”与“瘟城”,耗费整晚时间救治病患,令奥义推演达到眷者巅峰,成功激活藏于秘界的梦境果实,并获得两条珍贵至极的元素毒鱼。
而他接下来要面对的,便是奥义冲关。
【提示:本命技能“奥义·寂灭瘟疫”的奥义推演达到瓶颈,由于技能评价达到“史诗巅峰”,瓶颈更为坚固,请使用包括契合宝物、初始炉灰、能量核心在内的十份特殊事项,助力瓶颈冲击!】
十份!
就算余烬做好了心理准备,看到这么夸张的数字,也忍不住撇了撇嘴。
他早就通过邱意浓、白旗等人的经验介绍,得知越是优异的本命技能,冲关条件便越是苛刻,与进度推演时的快速表现,截然不同。
而据他所知,邱意浓和白旗主打的本命技能,所需事项要比寂灭瘟疫少一两份,虽然这愈发凸显寂灭瘟疫的不凡,但进而衍生出了新的问题。
比寂灭瘟疫还要高出一线的吞食天地,又需要多少?
这两大本命技能达到尊者顶峰、近神极限,所需数字会涨到何种地步?
好在以长生不死两种至高印记作为本命技能的常态化身,直接成为本源技能,否则余烬此刻的神情一定会变得非常好看。
不过好消息是,作为薪火种子的玩家们,又一次展现出了超越大部分游戏人物的非凡优势。即为体内薪火可以“打折”,薪火等级越高,折扣便越高,因此差不多是独一份的“薪火完全体”,让余烬享受到了氪金般的半价折扣。
【提示:由于你拥有“薪火完全体”,助力瓶颈冲击的所需事项,数目减半!】
约等于五份元素毒鱼的冲击条件,让余烬好受了许多,尽管算上病都医疗费还是不够,但毒池垂钓应该能够补齐。
这也令余烬明白,诸如太阳长***影女士、真月长子等特殊人物,为何初入史诗就能发挥神阶战力,各怀古老传承的他们,能够享受的折扣,怕是更加夸张。
好奇之下,余烬看向木偶少女,询问同样特殊的人形宠物,冲击尊者花了多少资源?
“冲击尊者境界?”木偶少女有些奇怪的看向余烬,“我至今没有遇到瓶颈,又何来冲击一说?”
“……当我白问。”
余烬嘴角一抽,想起身边的作画少女,乃是拥有三枚意志印记的天之骄女,背后还有一个有望取代至高的老爹,当然不会遇到他们这些凡人才会困扰的问题。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而他想要享受这般待遇,让薪火达到究极体还不够,只有真正做到变假为真才可以。
“嗯,听说邱意浓、白旗、苗苗他们,也快将薪火升级至完全体了,在这方面我算是起到了一定的带头作用,那么功用特殊的叛教标记和好人标记,会不会在末日来临时,同样为对抗【标记大劫】起到带头作用呢?”
余烬的思考被眷者烈毒的惊呼打断,这位一路上提心吊胆的疫病教徒,在看到病都的那一刻,终于能够如释重负。
解除疫村和瘟城的病患后,眷者烈毒担心夜长梦多,便请求余烬直接前往病都,余烬怕这愁眉苦脸的家伙,担心到心脏病发,就延缓了下线时间,满足了他的愿望。
激动得在灵鸦背上径直站起的眷者烈毒,庆幸着自己终于将狂医引入病都,但他却看不到面具下的余烬,遥望渐渐显现于夜幕的偌大病都,嘴角浮现出微微笑意……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