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 起點-三百一十八推薦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侯总,谢谢今天中午的盛情款待,希望你和老板娘都能有各自的新生活。哪天空了,我去看看老板娘。这些年,你不容易,她一样也不容易。”
“客气了。去的时候提前告诉我。还有啊,不要在她面前提起我们离婚的事,她不愿别人知道的。”
“嗯。”
放学接了孩子,我给侯总发信息。他的回复,真是令人不解。既然已经离婚了,那有什么不好告诉别人的呢?又不是偷情,见不得人。
日子就这样平平静静的过着,一天,两天,三天,四天……
“小温,你在干嘛?”刚送完小宝,八点十分的早晨,太阳并没有想象中的温暖。老板娘给我打电话,我有些吃惊。
“好久不见啊姐,我刚送完孩子,他现在在这边上幼儿园。”
“哦,那你现在是已经到家了还是在回家的路上?”
“回家路上,是有什么事情吗?”
“你先回家,到家了我再联系你。”
“好的。”
精彩絕倫的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一十八展示
到家后,我还没有将拖鞋穿好,老板娘的电话再次打来。“到家了吗?”
“我到家了,姐,你最近还好吗?我正想着什么时候去你家看看你呢。你这电话就打来了。”
“来我家就不必了,我最近身体不太好,也不方便招待你。是这样的,我想找你聊聊。”
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三百一十八分享
“嗯,你说。”
“我跟他离婚了,可是我心里很不甘心。你说离婚就离婚,好好跟我说,我也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女人,我一定会同意的。但是他用欺骗的手段骗我离婚,我心里过不去。”
“你们离婚了?为什么?”我明明已经知道,却还装作不知。
“年初的时候,他说孩子成绩不太好,打算给孩子买学区房。说用我的名字,三成首付。我当时也没多想,就同意了。现在,都过去快一年了,也不见他有什么动静,我这才发现事情不对。有一次,我们在家聊天,他说我的财产以后都是他的。我就觉得他有问题,我就问他,夫妻的不是共同的吗?什么我的财产都是你?”
“小温,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是既然大家都打算不好好过了,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认识他,就是个错误,我现在真后悔,我恨不得抽自己几个耳光。”
“姐,你别这么说自己。就算离婚了,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的。”我试着安慰,我知道无论我说什么话,对于一个心被伤透的女人来说都是没用的。
“我与他是大学时候认识的,那时候,我是他的老师,后来他考研去了外地,我就把工作辞了,所有的积蓄拿给他当生活费和学费。结果,你知道他那那些钱干什么了吗?他拿去炒股,几万块钱,炒股亏的就剩一千块。剩下的一千块,他不想着我在出租屋里过得多不好,不想着给我改善下伙食啊、改善下居住环境之类的,他竟然将仅剩的一千块寄给他弟弟。”
“他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两个弟弟,就像是个无底洞一样。无论谁有什么事,都要找他。你说,没他这个人,他们一家字就不过了吗?他弟弟后来拿那一千块钱去请老家来的一个女孩吃饭,一顿饭就给吃光了。一千块钱,你知道在十几年前,一千块真的很多啊。我当时因为这个与他大吵了一架,你猜,你们的侯总,对我做了什么?”
“什么?”
“他竟然动手打我,让我滚。一个陌生的城市,举目无亲,身无分文,当时我又怀孕了,你说,我能去哪儿?”我只听得电话那头,老板娘有些鼻音,她应该是哭了吧。我并没有安慰她,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優秀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一十八看書
“他研究生毕业那年,他们村上一个在外混的不错的有钱人给他投资,他与他同学一起来了苏市创业。小温,那时候你还没来这上班,你不知道那一年我们过的多么的苦。我跟他租一间不足十平米的房子住,吃喝拉撒全在那个狭小的车库里,我们第一个孩子,也是在那儿出生的。你别看他白天在公司人模人样的,他在外对别的女人有多么的热情、绅士,回到家对我就有多么的冷漠、蛮横。”老板娘应该是想到了从前的艰难,她的鼻音越来越重。
“姐,你是哭了吗?”
“没有,就是想想以前吧,觉得自己的付出太不值得。”她擤了几下鼻子。“我坐月子,没人照顾我,他妈一次都没有来过。我跟他这些年,生了三个孩子,中间又打过两次胎,没有一次,是有人照顾的。我刚生完孩子,就要自己做给自己吃,自己给孩子洗尿布、喂奶。孩子哭了,饿了,他从来都不管。”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想留下來 txt-三百一十八讀書
“小温,你也是女人,你也当了妈妈。咱们女人生孩子后身体不如从前,这个你应该有体会吧?”
“嗯,我有。”
“月子里,他都不放过我,他让我每餐给他坐四菜一汤,米饭还不能煮的过软。只要一点不如他心意,他就会在家里摔东西,动手打我。你知道吗,这些年,我挨他打的次数,数都数不清。”
“什么?侯总打你?”我吃惊。“那你当时应该报警啊。”
“没用,如果我报警,下次,他会下手更重。现在我头伤,还有一道很长很长的伤疤,就是有一次他让我给他做饭,我实在是身体不舒服,起不来。我就没做。他当时一把拽住我的头发,将我从床上拖到地上。他当时恨不得打死我。我头上的那道疤是他用铲子砸的,当时血直流,吓得几个孩子哇哇哭。哎,小温,你不知道,这些年我过得是有多苦…”
我听着,幻想着那种画面。侯总面目狰狞,像个魔鬼一般,。老板娘,像是个将死的待宰羔羊,任由他宰割。几个孩子,内心极度恐惧,个个都吓得缩成一团,哇哇大哭。他们一边喊着“爸爸,不要再打妈妈了。”一边用身体保护着受伤的妈妈。
这是我认识的侯总吗?直觉告诉我他并不是个尊重女性的男人,但也不至于动手打自己的老婆吧?我很疑惑,他们两口子,究竟是谁说了实话,又是谁撒了谎?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