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 txt-第155章 落架鳳凰不如雞熱推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白铄趁着李甄出差的机会叫上曹安、赵勇、安娜准备一起前往八桂省。一路上曹安很是好奇,不停的问白铄为啥那么多好地方不去,要跑这么偏僻的地方来搞投资,难道大城市蹦跶完了,想要搞搞新农村建设?他甚至一度怀疑白铄是来扶贫的。
白铄没有过多的解释,亲自和八桂省ZF那边取得了联系,告知了自己的来意和具体的时间。一名ZF副秘书长告知白铄到时接待办的同志会和他联系,并和他衔接具体的行程安排。
下了飞机,并没见有人迎接,也没有接到任何接待办的人和自己联系。白铄虽然有些奇怪,但想自己就四个人,没必要搞那么复杂,也不想多给别人添麻烦。于是一行人直接去到了省ZF,在接待办报上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后,接待办的同志居然说根本没有接待相关的通知。白铄无奈之下,只好又给那位副秘书长打去电话。在一番寒暄后,那副秘书长才想起了白铄是谁,竟然直接来了一句:你们还真的来了呀,我还以为你们是开玩笑的。
白铄一听乐了,这事还有开玩笑的吗?对方却告诉他,八桂省这地方一年到头都不会有什么大的投资者来这,现在正好金融危机,谁有钱还会往这投。再说了,哪有大老板来投资这么随意的,还老板亲自联系,他们还以为是骗子,就算是真的来投资的也就是小打小闹。白铄被这位秘书长的睿智理论深深的说服了,感觉确实是自己做错了,想当初在米国时,与各大银行谈CDS合约举手间就是上亿米元也不就是这样跑去谈的,后来博弈金融危机,一个指令就是数亿米元,最后的投入以百亿计,好几次自己就穿着拖鞋和沙滩裤。可是这里是华国,和ZF打交道还是得讲个形象和派头。作为投资者,特别是大投资者就应该有个财大气粗的样子。
白铄也没多说,先找了酒店安顿下来,分别给柱子、聂东、钟鹏程、梁荧等人打去了电话,然后就带着曹安、安娜在八桂省的首府邕城一番畅游。不得不说,邕城作为一省首府的确算是寒颤。这里城市规模不大,人口不算多,但却大部分是少数民族居民,而且是聚居着几十个民族。早前文人墨客所推崇的“邕州八景”(望仙怀古、青山松涛、象岭烟岚、罗峰晓霞、马退远眺、弘仁晚钟、邕江春泛、花洲夜月)随着历史的变迁、城市的建设发展,古八景中的许多景观已成记忆中的往事。取而代之的是邕城新的十大景观:扬美古风、青山塔影、明山锦绣、望仙怀古、伊岭神宫、南湖情韵、龙虎猴趣、邕江春泛、凤江绿野、九龙戏珠。白铄一行逐一的游玩,吃着街上总是带着一些酸味的各种米粉,两天时间下来,就把邕城给转了个七七八八。
而这时,省ZF的那位秘书长却是急了,因为八桂省这两天连续收到了来自华盈集团、盛世华章公司、长戈投资、白马兄弟公司、港岛梁氏集团、睿博投资、恒安传媒……等企业的联系函,内容都只有一个:公司拟到八桂省考察投资事宜,并委托相关人员前往实地进行考察、谈判,请ZF予以接洽。而所有的公司指定的谈判委托人都是同一个人——白铄。
白铄这两天四处游玩,故意将专门联系工作的那部手机给关机了。秘书长联系不上白铄,好不容易才查到他们居住的酒店,派了两人去等候了一天却也不见人回来,直到深夜时分,才看到白铄和曹安像是喝了酒,摇摇晃晃的回到酒店。两名ZF工作人员连忙将晕乎乎的两人周到的服务好,然后留下了第二天登门拜访的字条,才离去。
第二天,两人又早早的来到酒店从8点一直等到了10点,才见白铄起身出门。两人连忙上前道明来意,白铄才十分抱歉的样子说是昨晚喝多了,早上很晚才看见字条,然后看时间已经比较晚了,白铄对两人说到:“两位同志,你们看,现在都这么晚了,也没准备,不可能随你们前去见领导了。不如中午我请您们一起吃个饭吧。等我准备好了再随你们一同去见领导。”
两人一听就急了,他们的任务可是最迟今天中午要将这一行人请过去,那边可是省长亲自出面,中午请他们吃饭。
“那您要准备些什么呢,多久能和我们去见领导呢?”其中一人向白铄问到。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 愛下-第155章 落架鳳凰不如雞
白铄想了想:“哎呀,今天下午我还有事,这样吧,明天吧,明天我再约个时间。”
两人更是着急,这还要拖到明天,而且是再约,那指不定会到什么时候。两人赶紧向上面汇报了这事。不一会,那位副秘书长直接来到了酒店,亲自邀请白铄立刻随他前往早已预定好的饭店。白铄十分为难,但看人家副秘书长都亲自来了,只好勉为其难的调整了一下行程。
在一家还算豪华的饭店内,朱省长和相关部门的领导接待了白铄、曹安、两人。这样的饭店虽然比不上帝都、魔都的那些高档餐厅,甚至连蜀都也有所不如,但在邕城地区来讲已经是顶级的豪华了。餐厅的食物也算考究,口味融合了多地区的特色,虽然味道也算不上十分美味,但对于最近吃多了街头各种酸辣、怪味米粉的白铄、曹安而言,也算难得的佳肴。
席间,朱省长问及白铄为什么会代表那么多国内知名公司,他也听白铄称自己就是投资者本人,难道这些公司的幕后老板都是白铄?白铄一听立刻觉得这事不应该闹这么大,他并不是一个喜欢将自己过分曝露人前的人。略微想了想,声称自己是一家投资机构的老板,和国内外许多公司都有着合作关系,而这些公司正好都有投资八桂省的意向,所以白铄不过是作为投资顾问代表这些公司来打个前站。这番解释倒是让大家感到释疑了不少,但这个朱省长似乎喜欢打破砂锅问到底,连翻追问白铄的投资机构叫什么名字。白铄虽然可以在自己现有的投资公司里随便找一家搪塞一下,但他似乎不想让对方那么容易就查到自己的底,也不知怎么想的,可能觉得现在这里靠近南海,“南海”和“蓝海”相近,于是便随意说到:“蓝海资本”。怕朱省长继续追问,白铄干脆主动告诉他,蓝海资本本来是在国外发展的,最近才来到国内,虽然早前就和许多公司有着业务往来,但是在国内还没有正式注册,不过很快便会完成国内业务的注册,然后开始许多的投资项目。不过朱省长似乎还是对白铄有所怀疑,毕竟看起来无论白铄还是曹安都显得太过稚嫩,而且举手投足间一点没有大老板的气势,也并不像是哪个富豪家族的富二代。要不是这么多家公司来函,他真的会以为两人肯定是骗子。后来白铄才知道,为了确认自己的身份,八桂省这边还分别和几家公司反复确认过一番。
下午的洽谈会,朱省长没有参加,只让一名分管经济的韩副省长代为主持。白铄知道自己中午吃饭的表现肯定是又让朱省长看轻了几分,人家又有些不待见了。哎,看来自己表现得太过接地气了,所谓“落架的凤凰不如鸡”,有时该端着的时候,还是得端着,这样才能让别人不觉得轻视,特别是在华国做生意,大家还都特别吃这一套。
韩副省长亲切的寒暄一番后,便列行公事般的让经委的同志介绍起了八桂省的基本情况,然后又是几个部门的同志分别发言。白铄知道这是固化的一套程序,出于尊重也是耐心的听着。不过这些话里有用的东西确实不多,大部分都是套话和场面话。
好不容易轮着白铄发言了,白铄振奋了一下精神,本来开始的时候看着大家说话一套一套的,也是早在脑中准备了一些开场的话,比如“非常感谢韩副省长以及各部门领导的热情接待,这次来到八桂省,能够有幸见到我们尊贵的朱省长、韩副省长……”,或是“我们这次来,是本着投资西南地区,促进西南经济圈的建设,为国家的发展做出企业应有的贡献。”等等。但是当听完各个部门的汇报后,长时间的会议使得白铄已经被磨得一点耐性都没有了。直截了当的说到:“韩副省长,我们这次来的主要目的,是准备在南水镇连同周边地区投资进行开发的。想知道ZF能给我们多大的支持力度。”
韩副省长往左右看了看,然后问道:“白总,我们各个部门说了这么多,其实我们八桂省值得投资的地方还是很多的,我建议你们可以抽空去考察考察。”
“考察以后再说吧,不过我还是想先谈谈南水镇的事情。”
韩副省长迟疑了一会儿,说到:“你们这么确定只是要投资南水镇这里。”
“嗯,是的,就是南水镇。我想知道你们能给我们多少地,供我们开发建设。”
韩副省长心想:哪有这样来搞投资的,不应该是大家先初步广泛的了解一下,然后再提出几个重点意向打打太极拳,最后再直击目标项目吗?不然大家介绍了那么多干嘛来了。我们几个部门说了这么多,你们倒好,一句话就把要说的说完了。韩副省长咳了两声:“嗯,这个,那片地方地广人稀,而且情况嘛也比较特殊,这个我们下来需要再研究一下,只是不知道白总打算具体建设些什么项目,需要多大的地皮,有没有具体的规划方案什么的?”
“这个,方案暂时没有,我们准备搞一些自然风光、人文旅游之类的产业,然后也考虑修建一些现代化的游乐产业,先把这片区域打造成为一个集旅游、娱乐为一体的地区。等人气旺起来以后嘛,商业地产、住宅这些也会进一步跟上。至于地皮嘛,你们批给我们多少我们就建设多少,不过我想最少不低于50万亩吧!”
“噗嗤”桌上一名官员正喝水,被白铄这句话把水给呛了出来。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逆歲月》-第155章 落架鳳凰不如雞相伴
“白总你们是在开玩笑吧。你说的是50万平米吧?” 被呛到的那位官员说道。
“不,就是50万亩,甚至还可以更多。”
发改委的领导说道:“那可不是一个镇,恐怕是连整个县都得划给你。”
白铄一脸轻松的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没问题。”
韩副省长笑了笑:“小同志啊,看来你们是准备来帮助我们搞旧城改造的咯。”
一时间会议室内一片笑声。
白铄心知这是被嘲笑了。正色说道:“韩副省长,我并不是开玩笑,我是非常真诚的过来投资的。”
会议室内的笑声渐止,大家都陷入了尴尬,谁也没有先说话。最后韩副省长说道:“两位小同志呀,你们这么年轻,可是却很有抱负和理想,我甚是钦佩。不过你们这个计划过于宏大,可能我们还需要时间研究一下。这还涉及到省ZF和地方上的协调,以及地方上的民族矛盾问题。可不是我能轻易答应你的。”
白铄正准备说什么,韩副省长却又说道:“我看这样吧,一方面呢,我们做进一步的研究,另一方面你们也可以搞一个详细的计划。等有机会时,我们大家再碰碰头,坐下一起商量商量。你看可好。”
曹安私下和白铄嘀咕到:“奶奶的,我们投钱,他们给地,这么简单的事情搞得这么复杂。”
白铄用手肘轻轻碰了一下曹安,示意他别再说了。他知道韩副省长这明显已经是在推诿逐客了,也便起身告辞,不过还是留下了一句,希望ZF这边研究有了结果后,能尽快联系自己。其实白铄也知道,研究恐怕只是一句空话,自己转身一走,立刻就会成为笑话被他们津津乐道。不过这次的八桂之行,和接下来的一件事情,倒是让白铄明白了日后应该怎样和华国的ZF官员、商人们相处,绝不能像以前游击队那样随随便便,得有个正规军的样子。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