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 起點-第二千五百七十六章 編造藉口控禁軍鑒賞


東晉北府一丘八
小說推薦東晉北府一丘八东晋北府一丘八
陶渊明正色拱手道:“遵命,属下这就去办。”
他转身就向着帐外走去,黑袍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渊明,我们一向很信任你,不过,慕容兰和贺兰敏因为有了私心,现在是什么样的结局,你也清楚,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什么事该做,能做,什么事,想都不用想。”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東晉北府一丘八 愛下-第二千五百七十六章 編造藉口控禁軍讀書
陶渊明没有回头,淡然道:“师父的教诲,渊明自幼就铭记在心,不敢有一刻或忘。这次在北方的事情,渊明也不熟悉,只有按师父的指示去办。只是贺兰敏如果不肯扔下儿子逃命,那属下应该如何处理?”
黑袍的嘴角边勾起一丝残忍的笑意:“慕容兰有多深情,贺兰敏就有多绝情,为了自己活下去,她是绝不会犹豫牺牲任何人的,包括自己的儿子。势如不可为时,你不用劝她,她也会求你带着逃亡。以后你们恐怕会有很多打交道的机会,借着这次,你们两个使徒之间增加些了解,对你不是坏事。”
陶渊明回身行了个礼,走出了大账,黑袍转头看着地上拓跋珪的尸体,嘴角边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三个时辰后,宫城,两仪殿。
拓跋绍满脸大汗,双眼血红,浑身上下全副披挂,坐在龙椅之上,他的目光,停留在面前的拓跋珪的尸体上,按着剑柄的手,都在微微地发抖。
贺兰敏也已经一身皮甲,女将打扮,绝色的容颜上,杀气腾腾,她看着殿内的四五名低头不语,却是汗出如浆的禁军将领,沉声道:“怕什么怕?先帝已经驾崩了,而且是拓跋嗣派的刺客,现在当务之急,是控制住城中的局势,再拥立新君登位,国不可一日无君,考验各位忠诚的时候,到了!”
一个名叫哈拉木的将军,正是负责两仪殿值守的监门将军,他咬了咬牙,抬头道:“可是,可是贺兰贵妃,陛下这样遇刺,我等都不在场,按大魏律,是值守之过,都要处以极刑的,除非能查获凶手以自效。请问你当时真的看清楚了刺客是谁吗?”
贺兰敏恶狠狠地说道:“当然,那个刺客,就是于粟磾!从头到尾,都是拓跋嗣的阴谋,他早就跟姓于的勾结,白天让他故意激怒陛下,然后到了晚上,又托人带信,想要求得陛下的谅解,陛下一时心软,念了旧情,肯见他,却没有料到,此獠竟然对陛下就下了手!”
哈拉木的脸上顿时变得义愤满满,撸起了袖子:“这狗贼居然丧心病狂至此,只恨我等当时不在陛下身边,无法护卫,要不然…………”
他说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些什么,眉头一皱,声音也变得迟疑:“只是,只是这个于栗磾,他又是怎么能找到陛下的?又是通过了何人传信?我等想要见陛下一面都不容易,他怎么…………”
贺兰敏冷笑道:“你们可知为何于栗磾会在这个时候主动隐瞒身份混入宫中?就是因为,他和他背后的拓跋嗣,找到了陛下的漏洞!”
这回连拓跋绍都精神一振:“娘,此话怎讲?”
贺兰敏沉声道:“于栗磾之所以抛弃部落,跑去跟汉人混到一起,根本不是因为他白天说的什么陛下违誓,而是因为于栗磾一直跟拓跋嗣交好,于部落以前得到过独孤部落的很多关照,那个刘贵妃又跟他有些亲戚关系,所以拓跋嗣母子,通过安同牵线,暗结于栗磾,想要拉外援,正是因为安同,于栗磾这些重臣旧将在陛下面前的劝说,陛下才会立拓跋嗣为太子,并按我大魏的规矩,杀母立子!”
拓跋绍恍然大悟:“原来是他们的力谏啊,安同跟拓跋嗣关系近我知道,可没想到这于栗磾,看似老粗一个,居然也想从龙啊。”
贺兰敏冷笑道:“本来于部落作为一个仆从部族,是不可能有机会进入权力中心的,但这些年来,陛下杀了不少居功自傲和起了异心的大将,头人,这让于栗磾反而觉得自己有机会了。但是他的部众却是忠于大魏,不肯跟着他作乱,他拉拢几个大将不成,怕走漏风声,这才自己主动逃跑,而且,他也没有算到,拓跋嗣是个不争气的废物,因为母亲之死而恨上了父皇,给先帝怒斥,安同一看情况不妙,赶快带着拓跋嗣逃了,同时密令于栗磾,要开启罪恶的计划!”
拓跋绍咬着牙:“可是,可是他们是怎么做到行刺父皇的?父皇如此英明神武,就算是于栗磾跟他面对面地厮杀,也不可能得手,更不用说,更不用说父皇的行踪,向来无人能掌握啊!”
贺兰敏恨声道:“我们都低估了安同,这个老贼一向是搞情报出身,别人打听不到的事,他能打听到,于栗磾离开部落,一是为了逃难,但第二个目的更为重要,那就是寻找一家人!”
所有在场的人异口同声地追问道:“什么人?!”
贺兰敏冷冷地看向了一边的屏风:“你说,他们是找什么人?”
几个护卫押着憔悴不堪的万人走了出来,她的身上脸上,尽是累累伤痕,一看就是受了大刑,拓跋绍一看到她,马上脸色一变:“万人,你,你怎么会成这样?!”
万人哭道:“清河王救我,我真的,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啊。”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東晉北府一丘八討論-第二千五百七十六章 編造藉口控禁軍分享
贺兰敏厉声道:“贱人,住口,陛下的驾崩,你根本脱不了干系,甚至可以说,就是因为你,他才会死,现在当着各位将军,你还不快快招来?!”
万人吓得连忙跪了下来,一边抽泣,一边说道:“小女乃是清河郡人士,三年前入宫,陛下,陛下对小女有天高地厚之恩,让小女每日负责安排起居,可是,可是就在昨天,小女却看到,看到了小女的家人!”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哈拉木沉声道:“按大魏律,入宫宫人,不得随意泄露家人行踪,而家人也不得前来探视,你是怎么会看到家人的?”
万人哭道:“小女,小女是看到昨天在广场上,我的哥哥,就站在那个于栗磾的身边,我姓卢,而他,是我们家唯一的亲人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