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我想留下來 涼月芳菲-三百二十二展示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邀请你假期后到公司上班。”侯总又发来信息。
“实在走不开,抱歉,侯总。”
“你可以随时回去接孩子。”
“真的抱歉。”我回复了信息后,将手机调成静音。何时,什么时候起,我成了香饽饽?
再次与侯总见面,是在他家。是老板娘先约的我,要我无论如何都要去她家坐坐。“我已经十几年不上班了,虽然在苏市居住了十几年,但是基本上没什么朋友。之前一直觉得你是值得信赖的人,后来发现其实我们俩之间也做不了朋友。我最近实在是孤独无助,我就想找个能听我说心里话的人。我知道,这样唐突,你可能会觉得有些惊讶,希望你今天中午,无论如何都要到我家来,好吗?”
“好,我送孩子到幼儿园后,就去你家。”挂了电话,我并没觉得这通电话有什么异常,无非就是老板娘可能真的需要一个听她倾诉的人吧。
查了路线,我稍作打扮一番,还好,地铁直达。到她家时,偌大的房子,没有一丝丝的人气。侯总不在家,其他三个孩子也去上学了。家里,只有她和最小的女儿在。“你先坐吧,我去把孩子的饭碗洗一下。”我们,并不像许久未见的亲密朋友般表现得那样亲密。她这么一说,我反倒有些局促不安,我杵在那儿,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姐,来的路上给孩子们带了些水果,我放桌上了啊,”我找话题。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 txt-三百二十二
“放那地上吧,桌子刚擦过。”
尴尬至极。我的脸有些发烫。“行,那我放这儿了啊。”我微笑,企图用挤出来的微笑掩盖我脸上的尴尬和心里的不舒服。她还真是不太会招待人啊。
“侯总,我在你家了,空了记得回来哈。”我发了信息。
“好,马上。”
“姐,最近怎么样?”我坐在沙发上,他们家的沙发是土黄色的,看不出脏也看不出干净。
“老样子啊,我今天找你来,就是想问问你,除了现在这家公司,他好像还有其他公司,你知道吗?”
“不知道,我只知道三家,这三家公司你不都有股份在吗?”
“这三家,基本都是空壳。真正挣钱的,是别的。他的防备心还真是重啊。”说着,老板娘也坐在沙发上,她并没紧挨着我坐下,而是隔了一个位子坐。“前两天我去公司了,问财务,财务也不清楚。你知道吗?你辞职后他换了不下五个财务。助理换了十来个。现在,我想了解些公司的事情,问谁,谁都说不清楚。也是,她们都是刚来,自然不知道以前的事。你当真不知道他在外的其他公司?”
“姐,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你今天要不说,我一直以为侯总你们名下只有这三家公司呢。”
“哎,算了。那没其他事了。你可以走了。”
“嗯?”我愕然。什么?就问这一句话,然后就让我走了?这是什么逻辑啊?
“哦,还有一件事,你等我下,”她起身,去了房间。她带着一张地图过来,“现在你家的位置在哪儿?”
“这儿,”她将一支笔递给我,我在地图上将我家的位置圈了出来。
“地段不错,学区怎么样?”
“听说不太好。”
“那你儿子以后上学怎么办?”
“目前还没想那么远,他现在才幼儿园小班。”
“哦,也是,你们反正家里条件好的,不在这儿上,也可以去别的地方上。”正说着,大门开了,侯总拎着公文包回来了。我起身,“侯总好,好久不见啊。”
“坐坐坐,好久不见,你还是那么漂亮,”他笑着说,换饿了拖鞋,将包放在桌上。“都不知道给她倒杯水?”侯总看都没看一眼他的老婆,他的声音低沉。
“没事,我正准备走呢,就不麻烦了。”我尴尬的笑笑。
“你先别走,”老板娘以为我要走,猛地拉住我的胳膊,“当着你最满意的助理面儿,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把钱转移到哪儿去了?”老板娘突然提高了她的音量,她脸上却一点变化都没有。
“你在这儿胡说八道些什么啊?”侯总脸红,尴尬的看着我。“最近公司用钱的地方多,工程,你们都知道的,钱一般都要年底才能结清,这青黄不接的季节,账上没钱,很正常啊。”
“你撒谎!”老板娘大吼,“离婚协议上,写的很清楚,两百万,一分都不能少!你快点给我!”
“你再胡说八道些什么啊?咱们又不是真的离婚,咱们不是为了给孩子们买学区房,假离婚吗?”侯总脸色变了。
“你这个骗子!你快点把钱给我!”
“爸爸妈妈,你们能别吵了吗?天天吵,烦不烦啊?!”小女孩从房间里出来,一脸不耐烦。她并没有觉得眼前的一幕令她吃惊,她像是早已习惯了似的。“爸爸,你以后别再回来了,妈妈不欢迎你,我也不欢迎你。”
“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跟爸爸说话呢?过来,爸爸抱抱。妈妈是个疯子,她疯了,咱们不理她!”
“不行,我不让你抱我,你还是赶紧离开我家吧!”
“老四,你确定要赶爸爸走?”
“走吧走吧,你走了,妈妈就不会生气也不会大吼了。”
“温贝,你看看,这就是一口一个姐的叫着的女人,这样的女人,毁了我就算了。还要毁掉我的女儿呢。你看看她在家都教孩子些什么东西!”侯总大发雷霆。“我告诉你,钱,你一分都别想要。从今天开始,我是不会给你转一分钱的!”
“那我就不搬走!”
“爱搬不搬!你以为我稀罕回来似的!我告诉你,就算你不走,上赶着往老子身上贴的女人依旧多了去了!你最好掂量掂量你的自己,瞅瞅你,现在是个什么样子!”
“都是你害的!都是你逼的!你给我滚!”老板娘再一次被刺激到像是疯了一般,她大吼。
“爸爸,你快走吧,你再不走,妈妈又要发火了!”小女儿气愤的指责侯总,她将侯总的包拎给侯总,“快走!以后别再回来了!”
“没事了,姐,没事,”我拭着靠近她,抱着她。我多想找一些华丽的词安慰她,可是嘴太笨,实在说不出别的话来。这一刻,作为女人,我是真的心疼她。
她在作最后的垂死挣扎。“你听到他都说什么了吗?”她哭着说。
“我听到了,”我安慰她。
“他这样的人,一定不得好死!”老板娘恶狠狠的说。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