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王冠討論-第八百二十二章 紀綱開瓢薛祿相伴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关于东厂事情,朱棣也就那么一想,现在没这个精力,主要是大明的基本盘变大了许多,各项政事已经让朱棣焦头烂额。
要是没有内阁的话……朱棣觉得自己已经被累死了。
何况建立东缉事厂需要人手。
偏生当下的困境之一,就是朝堂和地方官府出现的大量人手缺口,所以来年朱棣会继续开科举,补充人才缺口,同时储备人才,为将来的澜沧、瓦剌和兀良哈这些地方做准备。
……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大明王冠討論-第八百二十二章 紀綱開瓢薛祿相伴
……
从诏狱回到南镇抚司公事房,黄昏对赛哈智如此这般叮嘱之后,赛哈智拍着胸口保证,说老弟你放心,要不了几天,整个京畿的人都知道纪纲吃了薛禄的瘪,一定要让纪纲没面子。
离开南镇抚司,黄昏去了一趟农业部,确定诸事都在有序进行,又走了一趟医疗改革司和货币改革司,处理了一些问题,已到晌午。
于是去三元楼找卞玉楼,白嫖了一顿午饭,知晓火锅店的进度后,又催卞玉楼赶紧推动其他事情,一时间卞玉楼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卞玉楼觉得他再也不是那个愉快的假读书人了。
日子确实充实了许多。
不像以前,不管日子过得多惬意,始终感觉内心空荡荡的,总觉得人生不该这样,现在虽然忙碌,可知道为了什么而忙碌。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人终究还是要有追求,才不会虚度光阴。
年关越来越近。
但京畿民间的百姓坊子里外,流言却越演越烈,老百姓嘛感兴趣的不仅有那风花雪月十四楼的旖旎故事,也有高门大院的边角料。
何况现在大明京畿的百姓吃饱了喝足了,对八卦消息更有闲心。
流言这个东西,从第一个人嘴里传出时,如果只是一颗刚萌芽的树苗,那么经历过数十个人添油加醋的加工后,到得最后,这流言大概就成了一颗参天大树。
不要小看民众的智慧。
再创作能力不输话本小说大家。
何况京畿的百姓,连徐皇后的传言都敢讨论,何况你区区两个臣子的,于是很快的时间里,这段故事就成了京畿所有茶余饭后的谈资。
故事的主人公是两个高官和一个道姑。
说天子亲卫中有一个指挥使,在一次游山玩水中遇见一美貌道姑,想要将这道姑带回去作为小妾,哪里知道这个道姑已经和人有了婚书。
又说这道姑知道这位指挥使不仅人品不好,还是个贪官酷吏,于是当着指挥使的面狠狠的羞辱了他,让他回去撒泡尿照照镜子,看他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也敢和一位侯爷抢女人。
这位指挥使勃然大怒,第二天就让人去道观里将道姑抢回去,哪里知道和道姑有婚书的一位侯爷,那位侯爷也不是个善罢甘休的主,得知消息后,立即单人仗剑直闯敌营,拿出沙场砍杀敌军的本事,将那位指挥使打得屁滚尿流,最后跪下求饶,侯爷才带着美人归去……
意思是这么个意思。
只不过传到民间后,很快添油加醋,变得万分精彩,甚至稍微加工完善一下,就是一本精彩异常的武侠电影剧本。
没指名道姓的纪纲就是大反派,被刻画成面目可憎。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大明王冠 線上看-第八百二十二章 紀綱開瓢薛祿推薦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王冠 txt-第八百二十二章 紀綱開瓢薛祿展示
流言猛于虎。
消息很快传遍应天。
火熱都市小说 《大明王冠》-第八百二十二章 紀綱開瓢薛祿分享
哪怕锦衣卫立即出动也可无济于事,你这些缇骑出现了,别人不谈就是,你一走,大家继续议论得兴高采烈。
薛茂听到这个流言后,脸都白了。
薛茂做梦也没想到,因为他的一点私心,这个事情竟然闹得这么大,以后别说得到锦衣卫的支持了,恐怕薛府以后所有的一举一动都在锦衣卫缇骑的监视之下,只要稍微行差踏错,锦衣卫的虎狼缇骑就能让薛府家破人亡。
这样的例子,这十年还少了么?
和薛茂的恐惧不一样,听到流言的薛禄只是暗暗头疼——他现在是不太惧怕纪纲的,毕竟有丹书铁券,何况还有黄昏帮忙。
他头疼的是自己和纪纲之间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以纪纲的性情,真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
薛禄多了个心眼,觉得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被纪纲抓住任何把柄,于是将薛茂喊到跟前,叮嘱他去把凝风观关了,并且将所有账本带回来,他要带着这些账本去进宫面圣。
薛茂莫名其妙,“父亲,您这是要彻底拆了凝风观么?”
薛禄语重心长,“做人,尤其是官商之间,不能只看着眼前利益,现在咱们和锦衣卫闹翻了,不能被纪纲抓住一丁点的把柄,而凝风观的生意本来就容易被人攻击,所以咱们抢先一步告诉陛下,没准陛下宽厚,让咱们继续经营,这样一来,其他人就没法拿这事做文章了。”
又道:“再说了,后日三元楼火锅店开张,为父是要去参加开张礼的,到时候看看这个营生是否真的赚钱,如果赚钱,从凝风观那边腾出部分钱来投资到黄昏的时代商行也是好的,你看现在京畿的那些臣子,远的不说,但说近的,张辅那小子现在每个月都从时代商行那边分红,还有陛下也在分红。这事又不承担风险,可以考虑。”
薛茂无奈,只得照办。
他现在只期待父亲薛禄能够处理好和纪纲之间的事情,这样的话他才不会受到影响,如果处理不好,薛家所有人以后都会很难过。
民间消息当然逃不开北镇抚司的耳目。
当纪纲听到这些流言后,尤其是他被薛禄打得屁股开花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这些话后,当日的北镇抚司里咆哮声几乎把屋顶掀翻。
然后就出事了。
因为薛禄听到流言后,想尽快清除薛府那些不干净的地方,所以带着账本进宫去面圣,可是他刚走过午门,也是巧,恰好就遇见了纪纲。
纪纲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倒也不是纪纲故意拦薛禄,因为朱棣第二日要去参加三元楼火锅店开张礼,纪纲作为锦衣卫指挥使,恰好来汇报明日的安防安排,完事后出来,遇见了薛禄。
当时薛禄和一位五军都督府的官员有说有笑,两拨人迎面相遇,于是薛禄笑着给纪纲说了那么几句含沙射影的话,大概就是说魏仙子真是个妙人儿什么的……
纪纲认为薛禄在嘲笑他。
于是爆发了。
然后就出大事了。
纪纲脑袋一热,从午门内金瓜武士手中抢过金瓜,然后一下拍薛禄脑袋上,薛禄猝不及防被拍了个实在,当时就倒地上,眼看要不行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