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gcj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我就是超級警察 線上看-1146、去世的女主人閲讀-cy9nj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乾自喻为笨鸟,但他是只勤奋的笨鸟。
在李乾的刑侦队,王警官算是长见识了。
武宰天下 青月无念
城中池 起司
原来办公室里,也可以搞得像传xiao窝点一样,各种鸡血口号随处可见。
王警官现在甚至怀疑,这里刑侦队的厕所隔板上,都会写有一些鸡血口号。
这种情况,看一遍感觉是笑话,看两遍感觉有点意思,多看几遍,可能就感觉自己是超人。
也难怪城东分局的辅警考编录取率一直挺高,毕竟榜样在这里,大家向榜样看齐,自然而然也会进步。
有时候,榜样这种东西,真的是很神奇的存在。
就如当初的芙蓉分局,没人看好赵国志,可赵国志愣是从基层,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位置。
也正是因为赵国志的优秀事迹,被邀请去各大中学做巡回报告。
躁动的青春 司徒远东
很多中学生就是在那个时候,受到赵国志的鼓舞,毅然决然的选择报考警校。
毕竟赵国志的名气摆在那里。
就拿顾晨来说,当初顾晨也是因为赵国志,才来到芙蓉分局。
所以榜样这种东西,其实更像是一种精神鼓舞,至少能让人充满希望。
尤其像李乾这种,从辅警干起,如今成为刑侦队队长的情况,这种属于个例。
当然王警官也非常清楚,李乾在能力方面,或许比许多天资聪明的警察要差上一截。
就拿顾晨来说,顾晨的个人能力,显然要强于李乾。
但李乾办案有自己的风格,那就是更多的利用脚踏实地的方法,一步一步寻找线索。
这种办案方式,有时候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经历,需要动用更多的警用资源。
但好在有效。
而顾晨的办案风格则明显不同。
顾晨讲究高效办案,因此在案件办理中,顾晨的办案速度,以及各种案件审理流畅度方面,其实要远远高于李乾。
但王警官同时也看得出来,顾晨在管理方面,以及各种工作经验方面,还有许多可以提升的空间。
就这点来说,李乾的能力显然要强于顾晨的。
要知道,在培养人才方面,李乾显然有足够的资格,不然江南市的辅警培训基地,也不会请李乾去辅警班给全体学员授课。
要知道,让李乾当教员,领导更多的是看中李乾从基层做起,一步一步成为刑侦队长的经历。
这就是一个行走的案例,有榜样授课,能给更多辅警看到希望。
带着希望工作,与毫无目标的工作,效果是天壤之别。
在李乾的刑侦队,顾晨和大家一共待了两小时。
期间参观了队员们的工作环境,顾晨也找到一些刑侦队队员,找他们沟通经验。
发现这里的警员工作积极,态度认真,跟李乾的工作态度几乎是一模一样。
而且顾晨还发现,刑侦队辅警的比例占了许多,一问才知道,很多都是李乾的徒弟。
按照李乾自己的话来说,自己就想多帮助一些优秀的辅警兄弟。
让一些原本没有机会成为一名正式警察的同事,能多争取到一些机会。
其中不乏一些在社会上参加工作多年的老同志。
从这点来说,顾晨看得出来,许多辅警都身怀绝技,各有特长。
至高剑帝
……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
下午4点20分,李乾亲自将众人送到门口,也是感慨万千道:“没想到这么快你们就要离开了,原本我是想提前来你们芙蓉分局交流学习的。”
“也想多学习一下你们刑侦队的办案经验,可没想到,你顾晨却提前来拜访我,这让我有些过意不去啊。”
“李队,别这样说,您是老同志了,新同志拜访老同志,应该的。”顾晨尊重李乾是位老同志,说话也是各位谦虚。
周天古錄
李乾则是摆摆手道:“说来惭愧啊,奋斗这么多年,才跟你顾晨达到同一职位。”
上下打量着顾晨,和顾晨身边的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李乾颇感羡慕道:“听羡慕你们团队的朝气蓬勃,感觉你们部门的团队成员,应该都很优秀。”
“而且你们还年轻,是市局领导重点考察对象,可以说,江南市未来由你们守护,好好干。”
“谢谢。”感觉跟李乾相处起来还不错,顾晨淡笑着回应:“什么时候来我们芙蓉分局做交流?”
“改天吧,等我把手头这些事情先处理好。”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
两人在城东分局门口寒暄了几句,顾晨开车,带着大家返回分局。
……
……
芙蓉分局。
三组办公室。
回到自己地盘的卢薇薇,顿时哪哪都看不顺眼。
感觉跟李乾的办公室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李乾的办公室内,各种鸡血标语随处可见,可再看看自己桌上。
卢薇薇赶紧把一包还没吃完的薯片藏进抽屉里,感觉有点羞愧了。
察觉到卢薇薇的异样举动后,何俊超也是不由调侃着道:“怎么了卢薇薇,去城东分局刑侦队那边交流如何?他们有没有请你吃薯片?”
“薯片倒是没有,鸡汤倒是喝了不少。”卢薇薇打趣着说。
何俊超有些不太明白,扭头看向顾晨。
官商
顾晨则是笑着解释:“意思就是,城东分局刑侦队,简直就是一个励志基地。”
“那边的许多辅警,如今都考上了编制,混的都不错,其实主要受李队鼓舞。”
“有所耳闻。”听顾晨这么一说,何俊超也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告知众人道:“听说城东分局,辅警考上警察编制的录取率是全市最高的。”
“而且他们那边的人,特别擅长考试,这点真没话说的。”
“主要是受到李乾的鞭策。”王警官说。
顾晨犹豫了一下,问王警官:“王师兄,我们是不是应该多关心一下分局的辅警,让有意愿靠编制的辅警,提前准备好成人学历的考试,毕竟许多人学历不高。”
“没错。”参观交流一下午,王警官也感觉到问题。
那就是城东分局的警员,都热衷于考编,而且意愿极强。
即便有人两次落榜,但依然没有放弃,主要是李乾三次才考上,活生生的例子就摆在眼前。
再反观自己的芙蓉分局,不少辅警工作也是得过且过。
虽然工作也很认真,但对待考编这事,似乎氛围不强。
要知道,一边是全分局辅警都在努力准备考编示意,那么氛围摆在那里,哪怕你没这想法,也会自然而然的代入进去。
潜伏子弹
而另一边,大家只是将辅警当初一种工作,上班下班拿工资,似乎对考编没多大兴趣。
那久而久之,哪怕有些辅警想考编,也会因为身边缺少具有同样目标的同事,而渐渐放松自己,懈怠应对。
而这种情况一旦发生,考试方面肯定不如城东分局,这也是显而易见的。
如今顾晨一提,王警官也觉得,是时候让这些辅警努力一下。
至少大家什么想法,需要私下征集一下。
抬头看着顾晨,王警官道:“要不,我们跟赵局说一说?”
“我看可以,毕竟我知道,我们分局有几名辅警就很不错,他们也多次协助过我们的案件办理,工作也相当积极,也有考虑过考编的事宜。”
“但因为我们分局,整体考试的氛围不足,所以他们也只是想想,并不敢将想法付之行动。”
“那行吧,既然如此,这是我来办,我这就去找赵局。”王警官刚从城东分局回来,其实自己才是那个最尴尬的人。
如此曾经的部下,年轻有为的顾晨,已经是一名刑侦队队长。
而那名当初从辅警一路干上来的李乾,也成了一名刑侦队队长。
这中青年警察碰面在一起,李乾和顾晨都有种英雄惺惺相惜的感觉,而唯独自己一个人,感觉像是多余的。
因此受到刺激的王警官,工作起来也不敢懈怠。
顾晨只是刚有提议,王警官觉得可行,于是就立马去找赵国志。
见王警官离开办公室,丁警官凑过来问:“顾晨,老王怎么了?工作竟然开始主动积极了?”
“不清楚,王师兄工作不都如此吗?”顾晨淡淡道。
丁警官摇头:“他以前可没这么勤快,诶对了,你们在城东分局参观交流如何?有没有什么需要在这里传达的?”
顾晨摇头:“他们的风格我们学不来,但可以在保留我们办事风格的同时,兼顾一些细节改进。”
“对,我太赞同顾师弟的意见了。”闻言顾晨说辞,卢薇薇也是赶紧说道:“我感觉,城东分局工作氛围虽然不错,但太过认真。”
“说实在,他们讨论的氛围就不如我们,像我们刑侦队,大家平时工作起来就很开放,有什么说什么,很多问题,都是在这样讨论中完成的。”
“所以在工作效率方面,我觉得继续保持我们的特点就好,有些别人的东西,我们还真学不来。”
“卢薇薇。”见卢薇薇满口良言,丁警官也是淡淡一笑:“说到底你就是不希望被管束。”
“害,被你老丁发现了?”感觉被丁警官看穿一切的卢薇薇,也是坦白交代道:“就是他们那边,上班不允许吃薯片,就这点来说,我是受不了的。”
“呵呵,终于说了大实话。”何俊超闻言,顿时噗笑着回应。
也就在此时,办公室里的座机忽然响了起来。
卢薇薇直接走过去,拿起电话道:“这里是芙蓉分局,刑侦三组办公室,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什么?好的你慢慢说?明白,好的……那您怎么称呼?好,你在哪?明白……”
卢薇薇拿着电话,夹在自己的脖颈处,随后找来纸笔记录。
片刻之后,卢薇薇挂断电话,将便签纸撕下。
“什么情况?”顾晨问。
卢薇薇也是淡淡说道:“刚才打电话的,是一名自称刘英的女子,她说她是一户人家的保姆,而女主人昨天去世,她感觉是死于非命,需要我们过去调查一下。”
黑暗国术 一念乱天机
“死于非命?”顾晨闻言,眉头微微一蹙,又问:“那她还说什么没?”
“有啊。”卢薇薇默默点头,又道:“她说,女主人膝下无子,她死后,自己也就失去了工作,但财产可能由她女儿来继承。”
“女儿继承母亲的财产,这不是天经地义吗?”感觉也没什么毛病,袁莎莎不由吐槽说。
然后卢薇薇却是摇了摇头:“问题不在这,而在于这个女儿,并不是她亲生的,而是去世丈夫的私生女,这里面关系复杂,所以她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希望我们警方能出面调查。”
“我知道了。”顾晨闻言卢薇薇说辞,也大概清楚了具体情况。
于是顾晨开始收拾装备,并提醒道:“卢师姐,小袁,你们也整理一下,随我过去看看。”
紈絝少爺魔女妻
“好。”卢薇薇和袁莎莎异口同声。
而就在大家取下装备,穿戴完毕后,王警官也正好走进办公室,笑脸盈盈的道:“顾晨,赵局那边已经同意……”
话还没说完,看着顾晨几人全副武装,王警官当即一愣,忙问道:“怎么了?又要出去?”
“有个警情需要处理一下,王师兄你也赶紧收拾一下,跟我们过去。”顾晨将执法记录仪扣在胸前,也是不由分说道。
“那行。”王警官闻言,手脚麻利的取下装备,跟在几人身后。
随后顾晨在分局大院停车场,启动车辆准备出发。
按照卢薇薇给出的地址,顾晨知道,这是在城郊附近的一处高档住宅区。
路上,卢薇薇根据自己查询的结果,也是跟大家简单的讲解起来:
“这个地方在凯天温泉度假区,里边有植物园,还有温泉,以及一些游乐场,水上乐园等等。”
“而报案人所在地点,是位于凯天温泉度假区隔壁的凯天壹号府。”
“这地方我知道,都是一些别墅区,主要以连排叠墅为主。”袁莎莎说。
卢薇薇默默点头:“没错,在那种地方居住的人,感觉都非富即贵,而且报警人自称是那户人家的保姆,感觉那户人家有点不简单的样子。”
“具体是几号楼?”开车的顾晨问。
卢薇薇看着便签纸,告知顾晨道:“在凯天壹号府12栋,最左侧。”
“快到了。”顾晨看着不远处的路牌标识,也是不由提醒说。
此时此刻,天色渐渐暗淡下来。
周围的太阳能路灯悉数开启。
毕竟是节能路灯,虽然全靠路灯上的太阳能硅晶片板储存能量,但太阳能节能路灯的光线却不强。
但是对于路边照明来说,也勉强够用。
如今到处拉闸限电,太阳能路灯给江南市的节能减排工作倒是贡献不小。
车辆开到凯天壹号府门口时,一名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小步走到顾晨面前,躬下身询问道:“请问警察同志,你找谁?”
“12栋的住户,刘英。”顾晨说。
“麻烦在这登记一下好吗?”保安主动将登记本拿出。
卢薇薇淡笑着说:“我们是来办案的,这你也让我们登记?”
“没办法呀,上头就是这么要求的,但凡进出车辆,非本小区居民,都需要进行来访登记。”
“好吧。”顾晨也不想为难他,直接接过纸笔,在登记本上写下名字和拜访对象。
完成登记后,中年保安爽快的将路障打开,放顾晨几人进去。
小区里并没有采用人车分流,因为家家户户都有车库,车辆大多停在各家院落门口或车库内。
也正如袁莎莎所说的那样,整个凯天壹号府,都以联排叠墅为主,但也有一些独立的别墅。
而12栋就是如此,一个带着独立小院的别墅。
由于处在角落位置,因此这座独立小院别墅的结构布局也算合理。
当看见楼下来了客人,一名中年女子,这才缓缓走出大门,来到院落门口。
“咔嗒。”随着一声解锁的声响,院落大门自动弹开。
顾晨几人随即走上前。
“你是报警人刘英?”顾晨问。
中年女子默默点头:“没错,是我报的警。”
“你这到底什么情况啊?”王警官问。
刘英看看四周,见有人在小区内走动,也是提议道:“要不我们进屋再说?”
“可以。”顾晨同意了她的请求,直接带着众人走进客厅。
刘英站在门口,朝着外头观望了一番,这才将客厅门关闭,随后走进来道:“我给你们倒几杯水吧。”
“不用这么客气,你有事说事。”拍拍自己随身携带的警用水壶,顾晨也是淡笑着说:“我们自己有带水。”
“那……那好吧。”见此情况,刘英也是走到客厅中间,找了一处与众人对面的位置先坐下,这才说道:
“本来我是不想报警的,可总感觉不太对劲,可能是我跟着张姐很久的缘故,对张姐也是有感情的,所以……所以有些话,我不得不说。”
“你说的这个张姐是谁?”顾晨上下打量着别墅的装潢,又问:“是这栋别墅的主人对吗?”
“没错,就是这栋别墅的主人,也是我的雇主,我在这里侍奉她将近三年了。”
……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