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317 進擊的小胖子熱推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下午时分,斯华年一边吃着冰糖葫芦,一边走进了演武馆。
她能如此悠闲,当然是因为演武场还在翻修,演武馆南侧的场地上都是施工者、没有学员训练,所以此时的斯华年算是处于度假状态中。
“咔嚓。”斯华年咬了一口冰糖葫芦,山楂上包裹着的糖衣碎裂开来,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她优哉游哉的打开了寝室门,也发现寝室里多了个人。
呦呵?
斯华年眼前一亮,淘淘醒了?出院了?
看这架势…这是不打算搬出去住了呗?
斯华年咀嚼着糖葫芦,却是发现荣陶陶并未察觉她进来。他坐在窗台上,正全神贯注的望着窗外。
不仅如此,荣陶陶的手中还拿着一把小小的匕首,在他的手掌上,胳膊上来来回回的滑动着。
斯华年:???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317 進擊的小胖子閲讀
寓意深刻小說 九星之主 線上看-317 進擊的小胖子展示
什么情况,这孩子怎么还有自虐倾向了?
斯华年走了过去,好奇的看着荣陶陶,直至看到他的面容时…斯华年的确有点傻了。
这个荣陶陶…好“文静”啊。
斯华年不知道这样的形容词是否准确,但是他笑起来真的很温暖,看起来特别舒服,抱着膝盖坐在窗台上的他,给人一种特别悠哉、安适的感觉。
外面明明刮着大风、飘着大雪,气候非常恶劣,但他却好像是在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这哪里还是什么碎嘴子的可恶小鬼头?
斯华年觉得自己疯了,她使劲儿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随着荣陶陶手中的匕首划过胳膊,一道血痕出现,点点血液涌出来,一瓣莲花悄然覆盖在了他的手臂上,几秒钟之后,那伤口已经被治愈完全。
随着伤口被治愈,那闪烁着青绿色光芒的莲花瓣也消失无踪,再次露出了他的胳膊。
斯华年迈步走了过去,似乎是终于听到了脚步声,荣陶陶收回了视线,转过头来。
那一双眼睛,顿时锁定了斯华年手中的冰糖葫芦。
“小鬼,看什么呢?”斯华年到底还是没忍住,伸出手掌,按在了他那一脑袋天然卷儿上,轻轻的抓了抓。
在冰糖葫芦面前,荣陶陶顿时原形毕露,他抿了抿嘴唇,艰难的移开了视线,示意了一下窗外:“大薇在学四星魂法适配的魂技。”
“哦?”斯华年扭头向窗外看去。
“咔嚓。”荣陶陶急忙探头,一口咬住了一个山楂。
“诶?”斯华年一手按着荣陶陶的脑袋,直接将他推了回去,后脑勺抵在了窗户侧面的墙壁上。
毫无疑问的是,那山楂也进了他的嘴里。
斯华年眉毛一竖:“偷吃?”
荣陶陶“咔哧咔哧”的咀嚼着山楂,不满道:“不知道多买几串?嘶…这么酸?”
“酸你别吃!”
“我就吃~”
两人争执间,窗外的小树林里,传来了一阵阵欢呼声:“大薇!大薇!大薇!”
斯华年将冰糖葫芦放在身侧安全的地方,再次向外看去,却是看到了一个身披铠甲、威风凛凛的小胖子,正跳着脚的欢呼。
而在不远处,两棵大树中间,高凌薇一手探出,手中一片寒冰弥漫,一面巨大的、厚厚的冰墙蔓延开来,将两棵大树作为柱子,给两根柱子中间制造了一面厚厚的冰墙。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317 進擊的小胖子
雪境魂技·寒冰屏障?
斯华年微微挑眉,道:“竟然晋级四星了。”
“是呗。”荣陶陶笑了笑,右手中的匕首,直接捅穿了左手掌心,捅出了一个血窟窿。
斯华年的呼吸微微一滞。
而当荣陶陶将匕首抽出来的时候,他的左手被捅出了一个血窟窿,一片鲜血淋漓、伤口处血肉模糊,两瓣莲花迅速浮现,将他的手心手臂都包裹住。
莲花瓣的妙用,斯华年之前就见识过,她倒是没有这么震惊,毕竟当初她斩首了红衣大商,那红衣大商的脑袋都能迅速缝合好。
问题是……
当荣陶陶捅穿掌心、运用莲花瓣的时候,他又恢复了之前那副安静恬淡的模样。
虽然他脸上的笑容让人看起来的确很舒服,但是这幅画面整体来看,却特别诡异。
更何况,荣陶陶的注意力并不是在他自己身上,而是在看窗外,那自残的动作更像是无意识的,你这……
斯华年犹豫了一下,一手抓住了荣陶陶的右手。
小說 九星之主討論-317 進擊的小胖子熱推
“嗯?”荣陶陶疑惑的转过头,看向了斯华年。
斯华年却是扒开了他的右手,夺走了那染血的匕首,随手扔在了窗台另一侧,皱眉道:“你没事吧?”
荣陶陶:“没事啊。”
斯华年:“那你为什么伤害自己?”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道,“我正在熟悉新获得的莲花瓣。”
“唬弄鬼呢?这莲花瓣的功效你需要熟悉?你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莲花瓣上。”斯华年一眼便看穿了荣陶陶,道,“跟我说实话!”
荣陶陶犹豫了一下,解释道:“当我运用莲花瓣的时候,是与它们沟通最紧密的时候。”
“嗯。”斯华年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每每她运用自身体内的莲花瓣,也能切身体验莲花瓣给她带来的情绪影响。
在生死一线的战场上,斯华年也许自身都难保,但是一旦运用起体内的“御莲”,她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庇护众生的想法。
那种感觉特别奇妙,斯华年自认为不是圣人,但这种情绪却是真真切切的充斥着她的脑海,让她觉得自己有责任,甚至是有义务去保护天下苍生。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道:“辉莲带给我的感觉,包括情绪,体验起来都很有趣。”
“什么莲?”
荣陶陶:“辉莲,光辉的辉。”
“你命的名?”斯华年倒也不在这问题上纠缠,继续问道,“什么有趣?跟我讲讲。”
荣陶陶的面色古怪,道:“就是…同情、怜悯,看待这个世界的眼光很不同。
你看那高凌薇,不到20岁的女孩,正是该享受美好青春的年纪,却在这大风大雪里面苦修。
你再看那夏方然,四十多了,还没成家,未来会不会孤独终老?
你再看看你,气质相貌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实力超群、更身怀至宝,但却被囚困在演武馆中,一生画地为牢,苦苦……”
斯华年一手按在荣陶陶的脑袋上,抓住了他的天然卷儿:“你跟我在这悲天悯人呢?”
荣陶陶被她拽着头发,一阵龇牙利嘴,道:“是啊,这瓣莲花看待世界的眼光很特别,我正在体验啊。”
“嗯……”斯华年松开了手,道,“少用那莲花,别人用不着你可怜。”
“我也没打算可怜别人,我就是体验体验嘛,毕竟以后得常用辉莲,我得尽快适应它,找到与它和谐共处的方式。”荣陶陶咧了咧嘴,道,“之前大薇就有些担忧,担心这瓣莲花会影响到我在战斗时的决策与行为。
当时我找个理由搪塞过去了,其实…我也点担心。”
斯华年这才点了点头,道:“应该没问题,那红衣大商对这瓣莲花运用的程度极高,在反抗杀敌的时候,红衣大商也没有丝毫犹豫。”
“倒也是。”荣陶陶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斯华年突然开口道:“换个角度。”
荣陶陶:“什么意思?”
斯华年:“如你所说,运用辉莲的时候,目光所及之处,看到谁就怜悯谁,那你就帮他们解脱呗?”
荣陶陶:???
斯华年又咬了一口冰糖葫芦,看着竹签上剩下的唯一一个,非常不舍的递给了荣陶陶,道:“众生皆苦,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哪有不痛苦的?”
荣陶陶急忙叼住了最后一颗山楂:“然后?”
斯华年耸了耸肩膀:“你就帮他们解脱呗。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让受苦受难的芸芸众生脱离人世,早登极乐世界。”
荣陶陶:“……”
荣陶陶惊了!
这个女人,好狠毒的心呐!
“咔哧,咔哧。”荣陶陶咀嚼着山楂,心中一动,示意了一下窗台一侧,“你把匕首给我。”
斯华年迟疑了一下,拿着匕首递了过去。
荣陶陶一刀捅进了掌心里,再次抽出来的时候,手心手背纷纷浮现出了两瓣莲花。
而此时,荣陶陶看向斯华年的眼神,也有些不同了。
竟是那样的温柔……
精华都市小說 《九星之主》-317 進擊的小胖子閲讀
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足足5、6秒钟,没人说话。
终于,荣陶陶开口了,试探道:“要不…我帮你解脱吧?”
“啪~”斯华年打了个响指,嘴角也露出了一丝迷人笑容,“对,这个思路就对了嘛!”
荣陶陶:“……”
想法和行为当然是两个层面的东西,荣陶陶当然会受到莲花瓣的情绪影响,但不至于被莲花瓣的情绪所控制。
不过思路转变了之后,荣陶陶以后再上阵杀敌,心中应该不会别扭了吧?
呀~斯华年!
你真的是蛇蝎心肠啊!
“晋级!魂宠·雪将烛:精英级!”
“诶?”突如其来的提示惊醒了暗暗吐槽的荣陶陶,他扭头向窗外看去,却是发现那小胖子在加油助威的过程中,竟然晋级了?
这也太快了吧?
荣陶陶是在今年7月份吸收的雪将烛,入手没两天,荣凌就从普通级晋升到了优良级,而现在也才12月下旬,雪将烛就已经达到精英级了?
这是什么成长速度?
难怪那些实力强大的魂兽,其低品质的魂珠魂技很难获得,就这种成长速度,一不留神就奔着大师、殿堂(王者)级别去了啊!
荣陶陶急忙打开了内视魂图,找到了魂宠板块。
“雪将烛(精英级)
自身魂技:
1,冰烛烬:用魂力激活冰烛眼眸,引燃目标的身躯,燃烧目标体内的魂力。(精英级,潜力值:6颗星。)
2,冰烛大阵:在一定范围内,召唤漫天冰烛火焰从天而降,任何被冰烛焰所浸染的生物,躯体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冻伤、降低移动速度,甚至被冰封冻僵、无法移动。(优良级,潜力值:6颗星。)
修习魂技:
1,雪踏。
2,雪爆。
3,寒冰径……”
这是怎么回事?
第二魂技·冰烛大阵怎么还是优良级的呢,没有晋级精英级?
是因为使用的次数很少,熟练度不够高么?
荣陶陶皱眉思索着,而且荣凌的自修魂技也没有学全,起码那个雪之魂,得赶紧给小胖子安排上。
当然,雪将烛毕竟是雪境魂兽,并不是所有人类可修习的魂技它都能学。
就比如说白灯纸笼和莹灯纸笼,这种特别需要走心的,荣凌很难修习成功。
再比如说玉龙馈赠这种所谓的核心魂技,对于人类而言,这的确是核心魂技,但对于荣凌来说,它本身就可以自己制作霜雪。
玉龙馈赠都是如此,就更别提霜之息了,荣凌不用学,想怎么吹雪就怎么吹。
不过,既然此时的荣凌已经是精英级的了,那么三星魂法适配的:雪之舞,冰玻璃,冰之柱和雪陷,应该都能修习了吧?
雪境魂兽跟人类魂武者完全不同,品质等级,基本就对标了人类魂武者的魂法、魂力两个层面的等级。
嗯……
趁着在学校里读书、训练的日子,好好调教调教它。
荣陶陶和高凌薇最近一段时间的确是很忙,他们刚刚参加完比赛回来,又跟着教师们出了一趟任务,现在才安稳下来。
荣凌想要学会雪之魂,前提当然是方天画戟的技艺必须过关。
这就得靠大薇了,毕竟那是荣凌自己选的师父,荣陶陶是被嫌弃的那一个,荣凌不喜欢荣陶陶那灵动游走、防守反击的方天戟路数。
它更喜欢一往无前。
窗外,雪林之中,高凌薇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她收回了手掌,面前那厚厚的冰墙依旧稳稳伫立着。
对于普通人来说,那依旧是人力很难敲碎的冰墙。
但是对于魂武者来说,高凌薇一旦不再触碰冰墙、不给其提供魂力保障,不再去维持魂技·寒冰屏障的功效……
那么这看起来防御力十足的厚厚冰墙,就沦为了一个花架子,随随便便就能轰碎。
高凌薇看向了后方一身魂力涌动的荣凌,她招了招手:“过来。”
“嗡……”荣凌一身的霜雪震动着,回应着高凌薇,直接飘了过来。
高凌薇俯下身,拍了拍荣凌那凌空悬浮的小头盔,看着它仰着脸蛋、燃烧着冰烛眸的小模样,她不由得笑道:“你长高了不少,倒是我疏忽你了。”
说着,高凌薇也仰起了头,看向了窗口:“它好像晋级了。”
隔着窗子,荣陶陶笑着对荣凌竖起了大拇指。
得到了主人的夸奖,荣凌很兴奋!
它虽然没有跳起来,但是那身后的雪制披风却突然飘了起来,在气浪风中猎猎作响,也糊了高凌薇一身。
它?
荣陶陶想了想,也许不该这样称呼荣凌,应该换个人称代词,用“他”。
毕竟荣凌是人形的,而且,他又是一个要陪伴自己一辈子的伙伴,不是么?

求些票票!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