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说 逢春-第307章 意外收穫展示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云姑微微愣了一下,点头:“是奴家做的。”
冯橙露出个笑脸:“味道真不错,我这样常吃鱼的人险些没尝出来不是鱼肉。”
听她称赞,云姑脸上有了笑意,福了福道:“公子谬赞了。”
“怎么是谬赞,我是真心实意觉得好。”冯橙说着取出一块银子,“难得吃到这样的美味,当赏。”
见云姑不动,鸨母笑道:“云姑,公子赏你的,你就接着啊。”
“多谢公子赏。”
冯橙微微一笑:“以后我们兄弟再来,云姑再让我们大饱口福就是了。”
鸨母笑着道:“公子客气,两位公子再来,定让云姑给你们整一桌好菜。”
冯橙笑着看向陆玄。
陆玄反应过来,拿出的赏钱比冯橙还要多些。
鸨母拉着云姑连连道谢。
“好了,做出美味的人已经见了,你们下去吧,我与朋友好好吃酒。”陆玄淡淡道。
鸨母扫一眼室中立着的两个小丫头,贴心询问:“要不要再叫几个小姐来陪两位公子喝酒?”
“听了杜行首仙音,暂且不需要了。”
听陆玄这么说,鸨母与云姑一同退了出去。
室中安静下来,冯橙余光一扫两个小丫头,压下一肚子话笑道:“时间已经不早了,回去太晚小弟恐要挨骂,我们吃完早些回去吧。”
陆玄取笑一句:“你也不小了,家里还管这么严?”
“不如哥哥自由。”
二人说笑着把酒菜吃了大半,如所有寻芳客般毫无异样离开了红杏阁。
雪已停了,放眼望去处处粉妆玉砌,连那流光溢彩的金水河都铺上了望不到尽头的白毯。
陆玄拉着冯橙的手,以防她滑倒。
在红杏阁中谈笑自如的冯橙这时却神情凝重,被陆玄握在手心的指尖轻轻颤抖。
“怎么了?”陆玄低声问。
白雪反着月光,能清晰看到她苍白的脸。
“到了清心茶馆再说。”
“好。”
为了隐蔽行踪,二人来金水河是步行,在冰天雪地里走了一段时间才回到清心茶馆。
陆玄握着冯橙冰凉的手,吩咐来宝:“端一盆热水来。”
来宝很快打来一盆热水。
冯橙把双手浸入热气腾腾的白瓷盆中,这才舒服了。
“陆玄,你也泡一下手。”见陆玄站一旁不动,冯橙喊他。
陆玄微一犹豫,把手放进去。
白瓷盆中两双手交叠,有了暖意。
来宝默默移开眼。
真没想到定亲后公子变得这么懂事。
‘帕子。”过了一会儿,陆玄淡淡开口。
来宝忙把准备好的软巾递过去。
陆玄抓起冯橙的手,替她把水擦掉。
冯橙一时走神。
当来福的时候,陆玄坚持要给她洗澡,被她挠了一下才罢休……
“想什么呢?”陆玄问。
冯橙回神,问陆玄:“这里准备着笔墨吗?”
“笔墨?有。”陆玄拉着冯橙往外走,“去后院吧,有个书房。”
茶馆是前楼后院的格局,书房布置简单,却一应俱全。
冯橙在书桌上铺开纸,一笔一划勾勒出一个美人儿。
画上女子衣着朴素,神态拘谨。
陆玄看了看,脱口而出:“云姑?”
冯橙扬唇:“像吗?”
“像。”陆玄语气肯定。
冯橙松口气。
她的画技远不如大哥,好在也能拿出手。
“画她做什么?”陆玄心知冯橙这么做必有因。
冯橙对着画像轻轻吹了吹,等墨迹干了,放上双手遮住云姑的发髻。
陆玄眼神一缩,与冯橙对视。
“梅花庵庵主?”
冯橙眼睛晶亮:“是不是很像?”
人氣都市异能 逢春 愛下-第307章 意外收穫分享
“像。”陆玄目不转睛盯着画像,虽与刚刚回答的一样,心情却完全不同了。
他就说,他家橙橙太聪明了。
得到陆玄的肯定,冯橙有些兴奋:“我就说瞧着云姑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今日吃着桂花鱼条,听红杏阁的妈妈说这是豆腐做的素鱼,再看到云姑,灵光一闪就有了这个猜测。”
说到这,冯橙抿唇一笑:“只见过梅花庵庵主一面,我还怕认错了呢。”
中元节那晚锦麟卫要进梅花庵搜查刺杀锦麟卫指挥使刘宁的刺客,梅花庵庵主露了一面,正好被躲在暗处的冯橙与陆玄瞧见。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逢春-第307章 意外收穫讀書
“记性真好。”陆玄笑着称赞。
“是眼力好。”冯橙盯着画像不由感叹,“难怪到处寻梅花庵庵主而不得,原来她躲到了金水河的青楼画舫中。”
谁能想到一个尼僧会藏身那种地方呢。
“她甚至都不需要乔装,只要蓄了发往美貌女子多的地方这么一住,任那些官兵有天大能耐都找不到,可真是个聪明人。”冯橙继续感叹着。
陆玄不由笑了:“橙橙比她更聪明。”
冯橙一怔:“你叫我什么?”
陆玄反应过来,面不改色改口:“我说冯橙你比她聪明。”
“你刚刚是叫我橙橙吧。”看着耳尖泛红的少年,冯橙毫不客气揭穿。
陆玄准备抵死不认,望进那双笑盈盈的眸子放弃了。
“橙橙比冯橙显得亲近些,咱们不是定亲了么。”
冯橙想想也是:“那……以后我叫你玄玄?”
“不,请叫我陆玄。”陆玄一脸严肃道。
别说他已经十七了,就是七岁的时候也没人叫他玄玄!
见冯橙还想再说,他伸手捏了捏她脸颊:“名字这种小事就不要纠结了,说正事吧。”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逢春 起點-第307章 意外收穫熱推
冯橙注意力重新放回画像上:“陆玄,你说我们接下来怎么打算?”
陆玄盯着画像上的女子思量片刻,道:“各衙门一直在寻找梅花庵庵主,既然这个云姑很可能是遍寻不到的梅花庵庵主,明日我叫上林啸一起去会会,确定身份的话就直接把人带走。”
“那英姑呢?”冯橙虽有些遗憾被林啸取代,却能理解这样安排最妥当,可没有发现英姑是她心里一根刺。
“你说红杏阁中肯定知道英姑存在的有谁?”陆玄问。
冯橙略一琢磨道:“至少有两个人,一个是杜蕊,一个是红杏阁的妈妈。”
杜蕊是带着三叔去见英姑的,当然知道英姑的存在,而英姑能在红杏阁四楼见三叔,瞒住别人可以,瞒住红杏阁的当家人不大可能。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