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玉璽初現看書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刘美娘竭心尽力伺候了郭宋一夜,次日一早,郭宋派人把她送回了刘府,虽然她也很想成为晋王嫔妃,但郭宋却不为所动,刘美娘无奈,只得满腹哀怨地走了。
郭宋站在船舷边,望着马车走远,尽管这个女人的滋味很不错,但她的功利性太强,目的也太明显,她压根就没有什么感情,就是想用自己的美色换取地位和权势,这种心机太重的女人只会让自己家庭不宁,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应采和。
算一算时间,应采和今天或者明天就能到了,想到应采和那俨如母豹子一般的身体,郭宋心中顿时热了起来。
………
紧靠洛水南岸有一座不大的街坊,叫做安从坊,坊中基本上住的都是小商人,三教九流都有,人员比较复杂,和其他坊一样,安从坊一半的住户都逃走了。
安从坊很多房子都空关着,在靠北坊墙有一座占地半亩的小院子,只有五六间屋子,这里便是小宦官江春儿的房子。
他和另一个小宦官王羽杀死了王献忠,从皇宫逃出来,两人便藏身在这座屋子里。
江春儿躺在床榻上,百无聊赖玩弄一枚玉玺,这便是从王献忠脖子上抢下来的锦缎小包中的物品,他原以为是什么宝贝,没想到是一个破玉玺,一角还被摔坏了,镶着金,上面的字他不认识,这个破玉玺肯定不值钱。
除了玉玺外,他们还偷了不少好东西,一套玉雕的文房四宝,一支黄金笔,一只白玉狮子镇纸,还有一个雕成老虎形状的黄金器物,但他们没有找到钱和银子。
院子里传来开门声,另一个小宦官王羽端着一盆大麦粥和两个粗面馒头跑了回去。
“小春,开饭了!”
这自然是外面赈济的食物,江春儿看见粥和馒头,眼中顿时露出失望之色,他们吃了好几天了,顿顿都是一样。
在宫中他们虽然不是锦衣玉食,但也是吃香喝辣,哪里吃过这种粗糙的食物。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猛卒 愛下-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玉璽初現閲讀
江春儿无精打采坐下,王羽给他倒了一半粥,又递给他一个粗面馒头,“快吃吧!”
江春儿咬了口馒头,简直难以下咽,他又喝了粥,一下子喷了出来,一阵剧烈咳嗽。
王羽着实有点不满道:“有得吃就不错了,干嘛这样挑嘴?”
江春儿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挑嘴,这粥是不是臭了?”
“哪里臭了?天天都是一样的东西,你到底吃还是不吃?”
“羽哥,我真的吃不下这个,要不咱们偷偷回宫一趟吧!把钱拿出来。”
他们积攒的钱都在宿舍里,他们逃跑时来不及回宿舍,现在更不敢回去了。
王羽哼了一声,“你以为宿舍里还有钱?他们抓我们时,早就翻箱倒柜把宿舍抄空了,回去有什么用?”
江春儿一时无话可说,王羽说得对,回去确实什么都找不到了。
“要不然…..咱们卖点东西吧!”江春儿吞吞吐吐道。
王羽没有吭声,卖东西这个想法他也有,这一堆玉石黄金,对他们而言一点意义没有,还不如一堆钱管用。
江春儿见王羽没有反对,顿时有精神了,连忙补充道:“我考虑过了,咱们离开洛阳也要钱,这些东西只有洛阳这种大地方才能卖出价格,去小县城莫说卖上好价钱,根本没有人买。”
“那你想过去哪里卖吗?”王羽终于问道。
“我考虑过,可以去宝记柜坊,我曾经在哪里卖过东西,价格还不错!”
一些大的柜坊有典质这个业务,就是当卖东西,就是后世当铺的前身,但业务比较简单,就是一口价卖掉,大概能卖到货值的五成左右,柜坊再提高两成,卖给有需要的人。
王羽想了很久道:“宝记柜坊在洛阳有两家,咱们下午分头去卖!”
精华言情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玉璽初現展示
………
宝记柜坊在洛阳南市和北市旁各有一家,江春儿拎着一只小包裹来到北市旁的宝记柜坊前,他来这里卖过几次财物,比较驾轻就熟,他的包裹里是几件玉器,这都是他偷的东西,王羽偷的东西是黄金猛虎和黄金笔。
江春儿踌躇良久才走进了柜坊,正好有两个年轻男子也在卖东西,江春儿排在他们后面。
他一眼便猜到了两个年轻男子是什么人了,他们卖的是女人的首饰,不用说,这两人是虎贲卫或者千牛卫的士兵,他们是从大户人家抢的东西。
“一共折合六十贯老钱!”里面的掌柜报出一个价。
两个男子顿时叫了起来,“不可能才这么点吧!那根金钗就快二两了。”
“就是这个价,不卖就算了!”管事不耐烦地把他们的首饰推了出来。
两个男子对望一眼,只得无奈点点头,“好吧!但我们要银子。”
“可以!六十贯老钱,按照长安的市价折合银子五十两,如何?”
这个价格还行,两个年轻男子答应了,管事拿出一张纸,让他们按下手印,便给了五锭十两的银子。
两个男子拿走银子便匆匆走了。
掌柜拾起首饰看了看,脸上露出笑意,这两天来卖首饰财物的士兵太多了,都是从前朱泚的士兵,柜坊基本上都是半价收购,大赚一笔,反正这些东西都是士兵抢来的,纯属无本买卖,士兵们也不在乎价格低,只要给钱就行。
“拜托!”柜坊外传来一个尖细的声音。
管事这才注意到木栅外面还有一个少年客人,个头不高,看年纪也就十三四岁,长得很白净。
管事见多识广,一眼便判断出,这是一个宫里的小宦官,手中拿一个包裹,估计又是从宫里偷来的东西。
“来卖东西?”管事笑眯眯问道。
“是的,你帮我看看这几个能卖多少钱?”
江春儿把包裹递进去,管事接过包裹,放在桌上打开,呵呵一笑,“是玉器!”
“是的!”
管事仔细看了一遍,是一套书案用具,笔洗、笔架、笔筒、笔尺,还有一个镇纸用的玉狮子,都是上好的于阗白玉雕成。
管事暗吃一惊,玉狮子上有‘皇帝御用’落款,这套东西应该是御书房的东西,竟然被这个小宦官偷出来了。
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玉璽初現讀書
他忽然想起了掌柜的叮嘱,要留意来卖东西的小宦官,必须立刻报告。
他呵呵一笑,“玉质很不错,但我对玉器不了解,我去询问一下价钱,稍等片刻。”
他拿着包裹进去了,不多时,他又拿着东西回来了,掌柜已经派人去通知巡逻军队,让他先稳住这个小宦官。
管事又笑眯眯问道:“玉质很好,可以卖个好价钱,还有什么东西要卖吗?”
江春儿听说可以卖个好价钱,心中欢喜,他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玉玺,递给管事,“这里还一个玉印,但摔坏一个角,不知能值多少钱?”
“让我看看!”
管事接过玉玺,待他看清上面的八个篆字,顿时吓得他浑身一哆嗦,“我去——”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
人氣都市小說 猛卒討論-第一千二百二十八章 玉璽初現看書
郭宋听说找到了传国玉玺,顿时一阵风似的赶到了宝记柜坊,在掌柜房中,他看到两个被捆成一团的小宦官,王羽也不识字,卖代宗皇帝的天子御笔和天下兵马调兵虎符,也被抓了。
其实也怪不得他们不认识这些东西,一套书案玉器也是当年代宗皇帝御案上的文具,被王献忠从内库珍宝库中偷出来,平时他当然不会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因为朱泚病倒,没人管王献忠了,他才敢把先帝御书房用的东西放在自己桌案上显摆,不料被两个小宦官偷出来了。
至于传国玉玺,一直被王献忠贴身而放,他被杀死后,被小宦官江春儿顺手扯掉带走。
所有的东西都放在一个木箱,郭宋打开盖子,从里面取出一个檀木盒,慢慢打开,用和氏璧雕成的传国玉玺终于出现在他眼前。
郭宋轻轻抚摸这枚温润无比的传国玉玺,他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激动,玉玺落入他的手中,显然是天意啊!
“殿下,他们二人怎么处置?”周飞指着两名小宦官问道。
“赏他们一人五十两银子,把他们放了!”
没有他们二人,这枚传国玉玺还不知会被王献忠藏到哪里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