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聖墟 辰東-第1627章 忍無可忍欲屠道祖閲讀


聖墟
小說推薦聖墟圣墟
来人可以说无礼至极,傲慢飞扬,简直是肆无忌惮,这分明是搅局而来,哪有这样说话的?!
他居然当众索要新娘子当回礼,实在欺人太甚,谁都无法忍受,许多人都恨不得当场撕裂他。
尤其是年轻一代气血方刚,更为容易冲动,一个个怒发冲冠,从未见过这么张狂与惹人憎恶的人!
他当着的诸王的面,当着两位道祖的面,提出这种要求,横蛮不足以形容,实在太出格了,挑衅所有人!
他看起来只是一个青年,身穿灰袍,满头长发,鹰视狼顾,一看就是桀骜之辈。
虽然看着年轻,但谁都知道他不简单,不然何以敢毫无顾忌,只身闯入天庭?
楚风眼神冷漠,浓密黑发飘起,无形的杀气冲霄而上。
他很少像现在这样迫切,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格杀一个人,对方竟敢在他的婚礼上如此跋扈,纵然是轻狂,也来错了地方,找错了人!
“我会杀了你!”楚风开口。
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动了真怒。
“不要生气,对这样一个言行丑陋的人,不值得动气。”周曦握住楚风的手,轻声细语,劝他不要为这种人置气。
“我不会让他影响我的心情,解决掉就是。”楚风点头。
“呵呵,哈哈……”来人放肆大笑,颇为轻狂,野性不驯,站在天宫中背负双手,道:“你杀不了我,而且,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杀我。”
他很笃定,言语间满不在乎。
“你这诡异生物,贸然闯我天庭,一而再的无礼,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背后有老怪物支撑吗?”
古青大喝,并且,他亲自动手。
他没有命令其他进化者拿下此人,因为,他感觉到了不妥,甚至都没让仙王发难,而是亲自下场。
道祖发怒,诸天共振,大道和鸣,无数条规则显照,映现在诸天大世界中。
古青的一只大手向前覆盖,直接压了下去,如果没有人庇护,此人必将成为一滩血泥,形神皆散。
然而,在这灰袍青年的背后,直接走出来一位双目如金灯般的男子,满头灿烂的金色长发犹若黄金铸成,他面如刀削,很有立体感,双目炯炯有神,一只手扬起,砰的一声,直接抵住了道祖的一击!
轰隆一声,整座中央天宫炸开,长空更是瓦解,全面崩灭了!
附近,一座又一座岛屿连同天穹都一起在龟裂,直接要爆碎了。
这是毁灭性的,也是灾难性的,足以将无数人碾压成血泥。
若非九道一出手,以柔和的大道符文交织,蔓延向每一个角落,庇护了所有人,必然要出现惨剧。
道祖!
诡异生物中来了一个绝世强者,强大的简直要让人窒息,轻松而直接的将古青挡了回去。
他看起来面色白皙,如同玉石般晶莹,金色长发极其绚烂,宛若黄金太阳照耀长空,眼神犀利,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这是给各族来了个下马威,天庭初立,就有人来震慑,一位恐怖的道祖亲至,实在令人脊背发寒。
看样子古青似乎还落在下风,这可不是什么好的兆头,新帝才登上大位,就有诡异生灵来作乱,那个金发中年人正在无声的藐视。
“忍不住了,怕这一代人崛起,从而对你们造成威胁?”古青虽略微逊色,但依旧向前走去。
九道一则堵在了后方,手持铜矛而立。
“不,这个时代的生灵实在太弱了,我有些失望,所以亲自过来看看,果然如此啊。”
金发男子开口,然后,他翻手一掌就向虚空震去。
轰的一声,天地炸开,万物凋零,死寂笼罩了整片空间,那个方位的岛屿消失,苍穹瓦解,一切皆灭。
就更不用说,在那只手掌方位的进化者了。
无论是飞舞的祥禽,还是守护在岛屿上的瑞兽,亦或是各族的翘楚,都难逃劫难。
即便是真仙也不例外,当成粉身碎骨,仙血四溅。
哪怕是仙王也是同样的下场,在那只大手下化为血泥,直接爆开,血光点点,无比的凄烈。
道祖一击根本无人可挡,仙王中的绝顶人物也抵不住,难逃一死。
这实在太可怕了,虽然九道一与古青在场,但是也来不及阻止这突兀的一击。
谁都没有想到,他这么的霸道,没什么多余的话语,直接就下了这种死手。
可以说,诡异源头来的这位道祖随心所欲,视常理而不顾,无从沟通,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是非规矩,条条框框对他来说无效。
他想杀就杀,想灭就灭,无情而冷漠,不会与人讲任何道理。
或许在他眼中,各族生灵皆为刍狗。
许多人目眦欲裂,太惨烈了,那个方位没有生灵了,一个人都没有活下来,他们的亲故都在场,怎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苍天啊,为什么这样残忍,诡异怪物我#¥%……”有人怒吼。
更有少女大哭,犹若泣血,实在难以接受亲人惨死在眼前的结果。
事实上,这还是那位道祖控制自如、没有扩张道纹的结果,只针对那个方位的特定人群,不然的话还不知道要多么血腥与恐怖。
这一结果顿时让所有人都认清了现实,一个动乱的年代确实到来了,血与火,还有无边的大劫都到眼前了,再也不是传闻。
真相是如此的血淋淋,逼近到每一个人的身边,谁都逃脱不了,最可怕的血色大时代席卷而至!
“你真是跋扈,肆无忌惮啊!”古青咬牙切齿,当着他的面这样行事,完全没有将诸天的两位道祖放在眼中。
九道一也是脸色阴沉,手中的青铜战矛扬起,指向那位金发道祖。
此外,葬天图也在缓缓旋转,悬浮在他的头顶上方。
不过,在进攻前,九道一与古青也做了一件事,周身波纹如浪涛,荡漾出去,方才倒塌的宫殿,崩碎的岛屿,以及那些形神炸开的生灵,竟又都重聚了,缓缓重塑而出。
这便是道祖的手段,他们没能及时阻止对方那一掌,但却可以封锁乾坤,保护住真灵不灭,生命之血残存。
现在,以道祖的手段自然可以让那些人复生,时光犹若倒流,一切都被逆溯,所有进化者都活了过来。
但对众人来说,刚才的经历太可怕了,在道祖的一掌之下被规则撕碎,绞杀成粒子,而后又被九道一与古青凝聚,再造真身,痛苦与绝望,还有血淋淋,实在过于瘆人。
“活了,祖父他恢复了过来!”
“天啊,道祖在上,感谢您施展伟力!”
……
许多人惊叫,喜悦,震撼,而后大声欢呼,刚才当真是在地狱与天堂间行走了一趟,折磨人心。
“恣意行事,随手杀我界族群,视为草芥泥狗,你们真当自己可以妄为了吗?”九道一寒声道。
他出手了,手中的青铜矛直接洞穿虚空,到了那个金发道祖的眼前,刺向他洁白的额头!
叮!
火星四溅,道纹剧烈震动,在这金发男子手中出现一杆漆黑的铁戈,震开了锋锐是青铜矛。
道祖动手,足以让天穹崩塌,山河尽毁,不过关键时刻古青出手庇护住了四野,以无量仙光遮拢了战场。
此外,九道一也有意控制,没有崩坏天地。
“我劝你还是不要动手。”来自诡异厄土的金发道祖开口。
“阳间的前辈,我看你们还是罢手吧,不然后果难料。”那个灰袍青年也开口了,带着笑意,并不惧怕道祖之战
同时,他在的背后又浮现出两人,一起走了出来,站在重组的中央天宫中,冷冷的注视九道一与古青。
一个满头黑发的男子,身体健硕,非常高大,像是一截铁搭矗立在那里,带给人无边的压迫感。
这还是他没有释放自身道则的缘故,若非如此,简直不可想象,因为这必然是一位可怖的道祖。
另外一人满头银发,光华灿灿,看起来不过中年人的样子,富有强大而蓬勃的生命力。
但是,哪怕他收敛了,也有不祥的气息弥漫,极为慑人。
三位道祖驾临,全是诡异源头的生物,震慑人心,这还怎么对抗?
诸天这边的人简直绝望了,这是还是乱世到来的初期,就意味着他们要全灭了吗?根本看不到哪怕一丝的曙光与希望。
无论是谁,都感觉到了强大压力,让人要窒息,三位道祖亲临,这还怎么抗衡?
这个纪元从来没有过的事,道祖杀劫到来了,让狗皇的脸色都变了,想到了某些极为黑暗的年代。
这些不祥的生灵,甚至有些眼熟,当年是不是激战过?!
“所以,两位老人家可以安静一些了吗,勿躁动,心平气和人才能活的长久。”灰袍青年开口。
可以说,他相当的轻慢,面对诸天这边的道祖居然都是这副语气,他分明离这个层次还远呢。
九道一直接一巴掌就扇了过去,一个小辈而已,也敢对他讥讽与奚落,恫吓他不要乱来,不然活不长,真是够了!
轰隆!
他的巴掌盖下去,天翻地覆,不过却被那个银发道祖挡住了,两掌间道纹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演绎大道的生灭。
所有能量与波纹都没有爆发,而后收敛在两个手掌间。
“道友,对他动手就是削我们的脸面,他虽然不招人喜欢,但这次却也算是我方使者。”银发道祖开口,冷幽幽,不带着任何感情。
显然,诡异生物中三位道祖都不怎么爱说话,为此专门带来灰袍青年,使者应有的琐事都丢给了他。
灰发青年笑了,道:“打我如同针对道祖。”
他首先这样强调,然后才开始说正事。
“我们来这里不是为了耀武扬威,只是对你们太失望了,这一纪元你们着实太弱了,并未能诞生出什么惊才绝艳的拓路者,没有一个足够有分量的生灵,好生让吾等失望!”
他当真是毫不留颜面,赤裸裸的削诸天众修士的脸面,直接说这个时代的进化者孱弱!
“再加上你们赶上了不好的时光,我等的祖地源头——沉眠地,最无敌的意志相继复苏,你们口中的不祥与诡异注定会鼎盛到极致!”
这则消息,可以说骇人听闻!
纵观古今,但凡黑暗时代到来,都是无边的大劫。
而这一次,有可能会是不祥与诡异的极致大爆发?
可是,诸天这边似乎却是最为衰弱的年代,两相对照,简直无法比较,拿什么去抗衡?
这是一个让人绝望的年代!
“我们最为强大的时代到来,至高的生灵皆回归,所以,对你们没有耐心了,未给我等惊喜。与其如此,不如全部推倒重来,抹个干净,自此开启新纪元,让这片生命沃土重新萌发与开始吧。如此的话,终会找到它。”
他们要找什么,让人们心惊肉跳。
阳间一位仙王忍不住开口:“上苍某位路尽级生灵曾干预诸天之事,与尔等的主祭者达成一致,诸天归一,有一线生机,另有秘约,现在还不是开战时。”
灰袍青年冷笑:“上苍凭什么管我等?又不是我方最强生灵,笑话!上苍的那几位,自己都不行了,那地方终会化作归鬼域,所剩不过是执念而已,还妄敢干涉我族源头的最强意志?可笑!”
他透露的一些信息,若是深思的话,着实让人惊悚!
九道一与古青都没有说话,到了他们这个层次都知道,一切到头来终究是要凭实力说话,其他都是虚的,靠不住。
“这一世尔等确实很弱,道友,我们去切磋几下?”银发道祖对九道一示意。
“你我也切磋下。”最早现身的金发道祖淡淡地对古青开口。
那个如同铁塔般压迫人的黑袍道祖,依旧一语不发,冷漠的看着众人,不过最终也跟着离开了。
几位道祖直接进入域外,消失在众人眼前,现场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那个灰袍青年男子的身上,杀气弥漫,许多人都对他有非常浓烈的敌意。
“各位,稍安勿躁,几位道祖说不得很快就会切磋完毕,我劝诸位不要妄动,针对我便犹若对三位道祖开战,这种后果你们承担不起。”灰袍男子淡定地开口。
他确实有恃无恐,身为使者,又有三大道祖支撑,强援就在天穹外,他没什么可怕的。
这时,没有道祖帮他遮掩气息,人们已经清楚他的境界,一位真仙级的生灵,进化层次很不简单。
但是,若是凭他自己的境界,根本不足以有这种底气与态度。
同时,人们也明白了三位道祖的话,说他不招人待见,绝对有道理,在诡异生灵中估计都是惹人厌恶的角色。
最起码,他碎嘴子,一个真仙级强者本应是是内敛的,气质出众的,哪有这么多唧唧歪歪的话语。
他却毫不在意,就是这么的张扬,跋扈,相当的轻狂。
有仙王眼神冰森,露出冷冽的寒意,想秒杀他,但是,想到三位道祖,他们又忍住了。
因为,稍微一冲动,若是惹出三位老怪物发难,谁都挡不住,或许一念间就是血水滔滔,生灵涂炭。
“我听闻天庭初立,又得悉,这里有许多新人成亲,是个喜庆的日子,所以来了。”
灰袍男子自顾自说,一点也没有拘谨感,并且相当的不见外,走到殿宇中拿起玉盘中的一枚鲜红的神果,张嘴就咬,甘甜的红色汁液都溅落到嘴外了。
“连上天都有好生之德,更何况我们这样伟大而祥和的永恒不灭的种族,也不是非要覆灭各大进化文明,不过是想找个答案,找某种寄托而已,不然纵然是伟大的无敌意志也总觉得不妥。嗯,说远了,这些涉及的层次太高,你们永远都不会懂,没有机会走到那一领域中。其实,我们也不愿动辄就流血漂橹,看着一簇又一簇文明之火熄灭,毕竟这些也是生命啊,过往的血与乱已经够多了,少些杀戮为好。”
他居然满嘴的少杀生,悲天悯人,说诡异族群是祥和的种族,实在是让人感觉可笑而又愤慨。
这就是实力,到了该族群那种程度,纵然做出滔天血祸,日后也可以书写光辉灿烂的历史篇章。
“所以,我来这里进行拯救,向往新生的种族,渴望更高进化文明的道统,我们愿意接引,带你们走向灿烂的文明海洋。”
他说的很激昂,自己都沉浸在当中。
然而,周围不少人的脸色都变了,对方实在是无所顾忌,就这样来招安,要赤裸裸的颠覆天庭。
先由诡异一方的三位道祖来压制,威慑诸天,恐吓初立的天庭,然后再由灰袍男子出面瓦解各部。
他们行事简单粗暴,就是这么直接干预诸天内政。
“滚!”楚风喝道,对此人忍无可忍,再加上在场这么多仙王,而这个人却视如无物,就这么嚣张的招揽人马,实在可恼可恨。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聖墟討論-第1627章 忍無可忍欲屠道祖分享
“你家师长没有告诉过你,要尊敬前辈吗,尤其是我代表三位道祖在与尔等对话,你敢对我无礼?这是谁家的孩子,还不拉走去严惩!”
灰袍男子背负双手,老气横秋,在这里指责楚风,要让诸天的人惩治这个年轻人。
他自己早先都对诸王不敬,对道祖没有恭谨之心,有些轻慢,现在反倒对诸天挑礼了,让人不齿,许多人对他横眉冷目,心中情绪被压到一定程度,马上要爆起来了!
“唔,你是成婚的新人之一,年轻真没规矩,我刚才不是对你送上贺礼了吗,你该回礼了。我说过了,喏,你身边的女子不错,罕见的空灵明净,丰姿绝世,回礼就是她吧。”
他又一次提及,这当真是辱人,浑然没有将楚风放在眼中。
“狗东西,不,猫东西,不要脸的恶心怪物,你找死吧!?”喜欢满嘴芬芳的狗皇开口了,为楚风出头。
虽然它爱咬人,喜欢以各种“芬芳”洗礼人的灵魂,但关键时刻它还是护犊子的,愿意照料己方人。
事实上,不止它上前,斗战猕猴王、黎龘等六七名仙王都逼过去了,甚至还有与黑暗生物有些关系的堕落仙王走了过来,要跟着一起教育这名真仙。
看得出堕落仙王一族真的心向光明,想要回归本源。
狗皇拦住了别人,它抬起大爪子,就要直接一巴掌扇下去,糊死这名真仙,让他变成一滩血泥。
“不要为阳间惹来滔天大祸!”灰袍男子喝道。
然后,他就抬头了,在那天穹外有一个铁塔般的黑色身影浮现,太压迫人了,令所有人心头压抑,几乎要窒息。
连仙王都如坠冰窖,宛若雏鸟被洪荒猛禽盯上了,一动不能动,这是一种源自灵魂本源最深处的恐惧,宛若带着先祖的惊悚记忆。
所有人都僵在当场,那是被道祖无形的气场压制了,直到片刻后天空中的压迫黑影才消失不见,他并未出手。
可是,现场极度的沉闷,这还怎么抗衡,连一个口出狂言的真仙都杀不了吗?
诡异生灵的源头,恐怖的道祖不止一人,今日直接就降临了三位,实在震慑人心,撼动了许多人固有的观念。
但是有个人却没有怕,缓缓迈步,正是楚风,这让许多心念动摇的人都深感诧异,他一个混元层次的进化者要去面对真仙?
“楚风!”周曦担忧,眼中写满焦虑。
楚风摆手,告诉她不用担心。
他敢走出去,自然有底牌,现在的他体内藏着无比浓郁的杀机,今天诡异生灵实在引发了他的真怒。
狗皇等人回过神来,也是恼羞成怒,身为仙王,居然被人那样压制,连一个真仙都杀不了吗?
它是谁,追随过天帝的生灵,岂能被人恫吓,哪怕是道祖也不行!
这一刻,它与腐尸一起迈步,向前走去,就要发飙。
“天帝,叶黑,你看到了吗?我是你兄弟,被人欺辱了,身为天帝你在哪里,显照啊,给我打死那三个道祖!”狗皇嘶吼。
它实在不甘心,若非顾忌在场其他人的安危,它必然爆发了,纵然那个黑影下杀手它也敢先弄死眼前的真仙。
它忍着怒火,呼唤昔日真正无敌的天帝,想拍死道祖!
其他仙王也都怒了,一同向前走去,今日,诡异生灵实在过分了,这样羞辱性的挑衅让人无法忍受。
“各位前辈暂且止步,一切都让我来!”楚风开口,阻止了狗皇、腐尸、斗战猕猴王等人。
在他的脚下,有某种神秘涟漪扩张,宛若大道,向前蔓延,他踩在上面一步一步逼近那个真仙级灰袍青年男子。
狗皇当时就直眼了,它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涟漪,当年在魂河大战时,就曾有一个神秘高手出战,就是踏着这种无上大道光波。
现在,楚风竟然踩着同样的波纹,让狗皇的眼睛爆射神芒。
它顿时全明白了,居然是这个小子!
最近,它一直在暗中观察楚风,早就有异样的感觉了,现在无疑被证实了。
腐尸先是心惊,然后,又有想骂娘的冲动,当初在魂河畔,神秘人就曾占过他便宜,现在都一一对应上了!
不过,这一次楚风并未荡漾出恐怖的能量气息,一切都很平和,外人根本知道他现在的底细。
这就是楚风的倚仗,他要弄死这个真仙,纵然道祖来了,他也想对决,最起码先打一场再说。
早先,他拥有别的底牌,如那张石琴,他曾轻弹一记,让从轮回路深处走出的八百强者瞬间化作飞灰。
他不知道,对上真仙后石琴是否还有如此奇绝威力。
但是现在,他不用顾虑了。
在诡异生灵中三位道祖一再的逼迫下,他又有了当日的感觉,他身上某种力量复苏了,想要宣泄,想要打出恐怖的攻击力量,撕碎眼前的一切敌人!
而这一次,他的感应更深了,甚至模糊的觉察到了力量的源头。
这是因为他进阶了,成为了混元层次的生物了吗?所以,连带着可动用的这股力量也越发清晰,威能会更大?
不知道根底的人根本不知道楚风现在的状态,毫无所觉,不明白他体内究竟汹涌着着怎样一股恐怖的力量。
那至强的道则,骇人的规则符文等,都蛰伏在他的血肉深处,无比内敛,没有溢出哪怕一丝一毫。
灰袍男子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没有搭理,依旧在面对各族的元老等径自开口。
“诸天衰败,天庭羸弱,注定将永堕黑暗,全面沉沦。向往光明,愿意走向无上进化道途的家族,请来我这边,这是为数不多的机会。否则,错过就是此生此世最大的遗憾,日后便是阴阳之隔。我仿佛已经看到染血的河山,败落的大千宇宙,冰冷的冻土,破碎的星空,寸草不生的文明废墟,一切都早已注定,没落,永寂,这便是最后的落幕,终局。”
他说的平淡,但凡是经历过纪元大劫,从其他纪元活下来的家族等,都很沉默,脊背冒寒气。
不去谈论此人美化诡异族群的话,单提他所描述的最后的结局,并不过分,因为,历次纪元覆灭,都极其恐怖。
而今世,按照他所说,诡异源头最伟大的意志复苏,都将回归,不祥的力量将达到最鼎盛之势,试问谁可抵挡,结局必然更可怖!
沅族,竟然动了!
以该族仙王为首,一行人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来到了那位灰袍男子的身边。
狗皇低吼:“我就知道,这种恶狼式的家族早该杀个干净,全部弄死,说什么给他们一次机会,若是不悔改,真个叛出诸天,再将他们镇压,当炮灰用。现在好了,一个真仙来招揽,他们就立刻反叛了过去,真是出息啊,可笑,可耻,可悲!”
它早就想弄死沅族所有人了,为妖妖与羽尚出气。
但是新帝觉得,影响不好,若是天庭初立,就将明面上投靠过来的一个王族抹除,恐怕会引发大动荡,让其他古老的势力有唇亡齿寒之感,生出别样的心思。
接着,四劫雀族也动了,该族的仙王率众而去,站在了灰袍男子那还一边。
两族的这种立场,这样的抉择,起了一个非常不好的示范效应,片刻间,又有数族无声地跟了过去。
“你们要知道,投靠过去也不见得有什么好下场,不过是炮灰,去做脏活累活,甚至堕入黑暗,迷失在灰雾源头,浸入不祥的金色血液中,丢掉自我,成为培养不祥生物的元胎!”
腐尸严厉警告。
这一刻,有些犹豫不决的人安静了。
灰袍男子微笑,没有阻止他说话。
他看向沅族、四劫雀等强势王族,道:“明智的选择,你们必可万古长青,其余者不过是劫灰。”
当说完这些,他才看向楚风。
在此过程中,楚风没有说话,就站在不远处,他甚至都没有拦阻沅族、四劫雀等,任他们过去。
在今天这种特殊的处境下,也正好分辨出敌我,早点将这些意志不坚定的道统筛选出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他现在的心绪已经平静了,不会因灰袍男子的话语而动怒,因为,他有足够的底气捏死他们。
“我说的回礼,你准备好了吗?呵,倒也不是为我准备,我喜爱的一位子侄不错,也唯有这种空灵明净的女子才配的上。”
灰袍男子背负双手,扫视楚风,这已经不是傲慢与恫吓,而是最直接的羞辱,完全就是故意的。
随后他一招手,从天际尽头飞来一行人,其中有个年轻人对他弯腰见礼,喊他为叔叔。
灰发男子看向楚风,道:“听闻你小有名气,而我这位子侄也是天才,只是比你境界高啊,原本还想让他与你切磋呢,但这样太欺负人了,算了,带走回礼就好了。”
那个年轻人站起身来,而后转过身,面向楚风,露出冷冽的笑意。
诸天这一边不了解内情的人,都为楚风而忧,为他急躁,更为周曦的下场担心,这实在太欺负人了!
灰袍男子又道:“你不服是吗,满腔怒怨对吗?可惜,没有用,发生的事终将都要发生。”
他好整以暇,平静而淡然,蔑视楚风。
拿话挤对人,还要夺走楚风的一切,实在有点歹毒,这是要逼他拼命吧?
有人就要站出来,但是楚风一摆手,又给阻止了。
“说完了?也差不多了,先送你们叔侄上路,然后,我再清理门户,接下来我还要去杀你们的道祖!”
楚风声音平缓,无喜无忧,但是却表现出一股强大的意志来。
“真是笑话,如果按照你们阳间的划分境界的标准,我已经是准大宇级生灵,而你呢,混元吗,也敢对我大言不惭?”灰袍男子的子侄大笑道,带着冷意。
他虽然看起来年轻,但真实修道岁月肯定不短了,必然远大于楚风的年龄。
楚风只伸出一根指头,对准了他,冷漠中带着残酷,露出杀机。
何意?
所有人都觉得意外,初入混元层次没多久的人哪怕再惊艳,也不见得能够对抗准大宇级强者吧?
纵然是灰袍男子叔侄二人也是一愣,而后都笑了起来。
楚风开口:“我的意思是,一根手指头足矣,碾压你这种废柴,还要什么特殊手段吗,直接弹指击杀就是!”
然后他就动手了,轻轻弹出一指,瞬间放大,犹若一根撑天支柱倒了下去,砸向灰袍男子的子侄。
道纹流转,规则蔓延,这个很强大的“年轻人”想躲避都不行,根本来不及。
随后人们无比震撼,噗的一声,他被楚风屈指弹爆了,血肉与魂光都炸碎开来,诡异真血飞溅。
其中,他的一大块血肉直接糊在了灰袍男子的脸上,让他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混元层次的年轻进化者一根指头就弹死了他最为欣赏与最为看中的子侄?!
“啊……”他一声大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伸手从脸上扒拉下那大块血肉,然后就看到了让他目眦欲裂的一幕。
他的这个子侄真的爆开了,血肉分崩离析,连魂光都炸开了,并且被那根指头散发的波纹扫过后,血与魂都在焚烧,刹那化成了灰烬,形神俱灭!
就这么死了,一个准大宇级亲侄子,他所看好的继承人,就这么惨死他的眼前?
“我要抽你的骨,剥你的魂,烧你的骨髓油灯!”灰袍男子咆哮。
“看来到现在你都没有认清现实,你楚爷爷的便宜是那么好占的吗?来了就俯视我,傲慢无礼,飞扬跋扈,现在我教育你做人呢!”
楚风一巴掌就扇了过去,强如真仙竟然躲避不开,他的脸被拍碎,牙齿混着血飞溅的到处都是,他整个人更是横飞,撞塌殿宇。
楚风脚下发光,涟漪扩张,而后他探手,一把又将灰袍男子抓了回来,像是拎着死狗似的,攥在大手中。
所有人都傻眼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谁敢动我族人?”这里的动静终于惊动了道祖,天穹上浮现出一道恐怖而又压抑的高大黑影。
“你爷爷我,楚风,楚终极!”楚风喝道。
在场的人头皮发麻,诸天不少进化者无比担忧,楚风若是这样杀了灰袍使者,激怒诡异生灵中的道祖的话,是否会惹出滔天的血祸大乱?
“不要冲动!”有人劝道。
狗皇却不认可,直接喝斥道:“到了这种程度,还隐忍什么?要死终究是死,要活终究是活!现在哪里还有什么条条框框能够约束到他们,诡异族群肆无忌惮,与其如此,还不如痛痛快快杀个够,随心所以,舒我心意,直接灭敌!不然,跪下来有用吗?毫无用处,你我别无选择!”
“放开他!”天穹上,黑色身影宛若巨山矗立,恐怖的气息浩荡,道祖级生灵的一言一行都可干预宇宙星空。
“放你姥爷!”楚风压根就没有敬畏之心。
接着,他像是在揉捏泥偶般,噗的一声,将手中的灰袍男子扯开了,一条臂膀飞出去并焚烧成灰烬。
“啊,道祖救我!”灰袍男子第一次感觉到如此的恐惧,身体颤栗,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这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生灵,是敢与道祖对上的怪物,深不可测。
“噗!”
楚风又扯断“泥偶”的部分肌体,而双眼却在盯着天穹上的身影,道:“别急,我马上就屠你,既然尔等视野我等为草芥,随意打杀,那我也不必将你当人看,土鸡瓦狗尔,拿榔头直接敲碎!”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