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臨淵行-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熱推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西山散人、龚西楼、卢仙人等人大受触动,救下苍生?
这正是他们毕生的梦想。
他们当初阻拦苏云,劝苏云不要造反,便是为了拯救苍生。现在,为苏云和帝廷一战,也是为了拯救苍生,那么,又为何不去做呢?
黎殇雪目光中充满了憧憬,轻声道:“双方各有雷池,你方引动雷池,我也引动雷池,到那时天君以下所有仙人皆成凡人。凡人之间的战争已经无法影响到战局的胜负。”
君载酒痛饮美酒,笑道:“所以,这场战争,决定胜负手的便在于高层之间的战争。不,不是战争,而是战斗。”
西山散人从他手中抢过酒罐子,仰头痛饮,哈哈笑道:“天君帝君和道境九重天的大帝,左右不过两三百人,顶天了算作两个村庄的械斗!哪里还是席卷两个宇宙的战争?”
“希望我们能看到这一天。”
“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像村里的壮汉一样斗殴,决定天下命运,多么可笑啊。”
……
鱼青罗来到帝廷,求见天后娘娘,天后闭门不见,显然对她的来意有所猜测。
鱼青罗沉吟片刻,去见红罗,道明来意。红罗笑道:“好歹我也是后廷的二当家,她不给你面子,须得给我一个面子。若是不给,拆了她的后廷!”
红罗气势汹汹,杀到后廷长乐宫,长乐宫闭门,里面有宫女道:“两位娘娘,天后病了,今日闭宫不见客。”
“我是客?”
红罗气道:“连我都不让进去,还说好姐妹?今日不让我进去,便拆了你的宫门!”
天后无奈,只好命人打开宫门,红罗带着鱼青罗闯进去,只见天后娘娘懒洋洋的躺在玉榻上,帘幕垂下,几个宫女跪坐在大床上伺候着。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臨淵行》-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讀書
红罗脱下鞋子,掀开幕帘闯进去,只见天后娘娘道:“我果真病了,这几日身体不爽……红罗,你个小蹄子,掀我被子,我撕了你这个死丫头……”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臨淵行 txt-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鑒賞
鱼青罗站在下面,面带笑容,只见玉榻上两人闹了一阵,天后娘娘整理好衣裳,这才在几个宫女的搀扶下下床,坐在玉榻边洗漱。
“本宫是病了。”
天后娘娘擦拭面孔,向鱼青罗道:“并非不想见你。”
红罗冷笑道:“云天帝曾经对我说,你修炼的境界虽然与我们是一样的境界,但你修炼的道却并不一样。他说你走的巫仙之路,你的道法跳出仙道。娘娘能生什么病?你说,我帮你治!”
天后娘娘叹了口气:“死病。你这丫头,我躲着不见青罗,便是怕死,你非得把我拉出被窝,是要我死啊!”
红罗吓了一跳,急忙向鱼青罗看去,露出疑惑之色。
鱼青罗笑道:“老师不愿殊死一搏,莫非要坐以待毙?”
天后冷笑道:“帝后娘娘,你可以劝钓鱼六老送死,但你无法劝说我,让我去送死。我与帝丰不是没有打过,我深知他的厉害。当年我被誓言所困,囚与后廷,虽然是帝丰算计我,但我那时便已经知道,正面抗衡,我不是他的对手。而后来的帝廷一战,更加证实了这一点。”
鱼青罗知道那一战。
那时,苏云识破帝丰的计划,将计就计,设下了针对帝丰的埋伏。天后、邪帝、仙后等四大帝君挟至宝伏击帝丰,在先将帝丰重创的情况下,被帝丰反杀!
若非那时被万化焚仙炉控制意识的帝倏贸然闯进来,搅乱局势,只怕天后、邪帝等人都将死于帝丰之手!
甚至,天后娘娘的至宝巫仙宝树,也在那一战中被打坏,至今未曾恢复元气。
更可怕的是,邪帝也在那一战中留下隐疾,以至于后来被苏云以第一剑阵图逼退保住帝心,迫使他不得不另寻一颗帝心。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臨淵行笔趣-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相伴
帝丰的实力,可见一斑!
天后之所以迟迟不见鱼青罗,的确是怕了帝丰。
“邪帝夺了帝丰的帝心,帝丰可以随时再生一颗,但帝丰夺了邪帝的帝心,邪帝便生不出来,这就是差距。”
天后道:“就算本宫与邪帝联手,也不可能是帝丰的对手。帝后娘娘还是不必开口了。这女仙之首的虚名虽好,但不如自己性命重要。”
鱼青罗道:“老师难道要舍弃天后的地位,舍弃自己的基业?”
天后笑道:“帝后,本宫无需舍弃啊。本宫若是在乎地位,不去帮你,也不去帮帝丰,只管作壁上观。帝丰他平定天下之后,还不得封本宫一个虚名?相反,为了你家当家的拼命,有什么好处?”
鱼青罗蹙眉,不知该如何作答。
红罗见状,连忙笑道:“姊妹情深,便是好处!”
天后笑骂道:“姊妹情深,你便跑过来给我捅刀子?我不要你这姊妹!”
红罗打圆场,笑道:“那便是师徒情深。”
天后瞥了鱼青罗一眼,道:“师徒情深,有徒弟要师父去送死的道理吗?”
鱼青罗沉吟良久,询问道:“老师当年做天后的初心是什么?而今是否实现?”
天后娘娘脸色微变,冷笑道:“少来这一套!本宫当年就算有什么初心,那也早已过去了!你以为本宫这个女仙之首,是为了给女子做主的?本宫是为了作威作福的!话不投机半句多,送客!”
鱼青罗只好起身。
红罗还要留下,天后娘娘瞪眼道:“你也走!”
红罗只好陪着鱼青罗离开长乐宫,鱼青罗叹了口气,道:“若是不能劝动天后,败局已定。若是能劝动天后,则还有一战之力。只可惜,我无法劝说天后出手。”
红罗身着红罗裙,如秋日的枫叶,道:“天后恼羞成怒,正是因为你打动了她,让她感受到自己的虚弱,因此才会翻脸。她虽然贪恋权势,但也的确庇护了天下女仙。若是没有她,女子的地位大不如现在。”
鱼青罗沉吟片刻,道:“红罗姐姐,若是有机会,你请她去看雷池。”
红罗眼睛一亮,点头称是。
另一边,玉太子去见仙后、紫微,请他们退守帝廷,仙后娘娘得知帝丰御驾亲征,也有些踟蹰,闻言便有退缩之意。
只是仙廷三公大军临境,若是他们直接退走,肯定会被尚金阁等人率众衔尾追杀,一败涂地。
即便后退,也只能徐徐图之,不给敌人以机会。
仙后准备安排兵力作为断后的大军,忽闻将士来报,道:“少主引了一支帝廷援军,前来支援!”
仙后闻言,不由大怒,拍案喝道:“帝廷把逐志送来,不是要我退兵,而是要我死战!来人!与我把玉太子押上斩仙台!我要亲自砍了他的脑袋,送他上路!”
正说着,紫微帝君来访,见过仙后,道:“帝廷方面命使者前来,要我在勾陈死战,说此举以报云天帝之恩情。”
仙后心中一片冰凉,道:“帝廷要做什么?难道让我们在这里与帝廷与帝丰决一死战?”
这时,又有消息传来,神帝率领一支有成年神祇组成的军队,正在穿过天府洞天,向这边赶来。
同时,帝廷的使者也来到勾陈南方前线,求见邪帝的仙相碧落。
仙后见状,道:“先不要砍了玉太子,且观察几日再说。”
裘水镜来见仙相碧落,献上雷池的图纸,道:“先生请看,此物已经炼成。”
仙相碧落仔细查看雷池构造,不禁动容,踱步来去,突然停步,询问道:“我听闻百里渎也在造雷池,通宵达旦,火焰焚天,光芒如柱。仙廷势大,可以源源不断运来雷池残片来打造新雷池,又有旧神温峤来控制新雷池。帝廷有这样的存在,可以掌握雷池与温峤抗衡吗?”
裘水镜道:“有。”
仙相碧落闭上眼睛,过了良久,道:“我明白先生来意,先生随我去见邪帝陛下。先生只管说你知道的,至于劝陛下出征,则一个字都不要提。”
裘水镜松了口气,道:“多谢先生。”
两人当机来见邪帝,裘水镜说明来意之后,便住口不谈,站在一旁。
仙相碧落上前,躬身道:“陛下,第七仙界合并至今,不过五十年,五十年积累,断然不如第六仙界千万年的积累。而今之计,唯有借助雷池力量,废掉仙廷的积累,让大家皆为凡人!如此一来,方有胜算。”
邪帝瞥了裘水镜一眼,裘水镜险些尸变,急忙全力镇住传来的尸气。
邪帝道:“我若是亲征,帝丰必然为我所吸引,必会率领大军亲自赶来,首战即决战。仙相,你知道后果吗?”
仙相碧落道:“知道。我部麾下,有可能被帝丰大军一并摧毁,我与陛下,恐在劫难逃!”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臨淵行 愛下-第八百零六章 水鏡見邪帝閲讀
邪帝道:“为何还要我亲征?”
仙相碧落道:“因为帝廷不会坐视。”
邪帝扬眉,瞥了裘水镜一眼,唔了一声,道:“说下去。”
仙相碧落道:“我若是帝廷的首脑,我便会调动神魔二帝,主动出击,攻打帝廷大军,迫使帝廷兵分两路。同时调遣芳逐志上勾陈前线,迫使仙后不得不死战,通过帝云与紫微情面,迫使紫微血战不退。南方,则通过天后调动长生帝君,让长生帝君攻伐仙廷!”
裘水镜动容。
仙相碧落并没有参与过帝廷的那场讨论,然而却清晰的推算出他们的计划,几乎一模一样!
“长生帝君攻伐仙廷,迫使仙廷的后备力量不断向北冕长城聚集。然后长生帝君败退,将敌军引入第七仙界。”
仙相碧落道:“这时,天后出后廷,来援邪帝,对抗帝丰。如此一来,仙廷的势力,近乎全部进入第七仙界,我将引动雷池,斩亿万仙人头顶三花,注销仙籍,贬为凡人!”
邪帝看向裘水镜。
裘水镜道:“帝廷是这个计划。”说罢,便又一言不发。
邪帝不由自主仰起头来,默默盘算片刻,道:“计划虽好,但瞒不过百里渎。百里渎看各方势力的调度,便可以猜出这个计划。你与他是老对头,上次决战,你便败在他的手中。”
“上次对决,他有心算无心,我被他算计。”
仙相碧落道:“这次则未必。况且,他看出又能如何?此乃阳谋。百里渎是谋士,而且他也在造雷池,他就算得知这个计划,也只会命人加速制造雷池,期望在帝廷之前把雷池建成。”
邪帝沉吟片刻,道:“你确定百里渎不会告诉帝丰?”
仙相碧落道:“百里渎知道,云天帝只从他那里抢来两块雷池碎片,打造的雷池规模太小,不足以威胁到仙廷。”
邪帝目光落在裘水镜身上,道:“那么,帝廷的雷池真实威力如何?是否足以笼罩整个第七仙界?”
裘水镜躬身道:“足矣。”
邪帝道:“我会出兵。你的任务完成得很出色,没有多说一句话,懂得进退取舍。我想杀掉你,为仙相除掉未来的对手。”
裘水镜不卑不亢道:“若是陛下击败帝云,我可以来做陛下的仙相。又何须杀我呢?”
邪帝露出笑容,挥了挥手,让他离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