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355,雪鴞:第二章(5)推薦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关晓道:“你的意思是,姜洁白遭受了人的性侵?”
关晓道:“你们都相信姜洁白是清白的,所以我只能往这坏的方向想。”
邓长志无助地抓了抓最近没有心思打理的凌乱头发,无奈地请求道:“关队长,我们可不可以先聊聊别的话题。我的意思是,按照你的正常逻辑,询问跟凶手有关的问题,尽快找到凶手,让洁白在天之灵得到安生,才是现在要做的。”
关晓道:“雪鸮……雪鸮事件,跟孩子的父亲一样重要,我们接下来说说这件事。如果弄清孩子的父亲是谁?可能凶手就能找到,这个话题我们谁也回避不了。”
邓长志近乎咆哮道:“我不想再提孩子的事了……”
唔……在关晓看来了,姜洁白怀了别的男人的孩子,比她遇害死亡,对邓长志的打击还要大。
是男人的耻辱心在作崇?还是他们爱的没有那么深?
有一种可怕的现实,就是邓长志知道女友跟他在一起时,有了外心,所以面对孩子不是他的时候,才会受到那样的冲击。
关晓暂时回避孩子的话题,说道:“雪鸮,说说雪鸮的事。我万万没有想到,一只雪鸮有那样的灵性,留下人类才会写的字,还引起了那么多人的关注。”
邓长志惊讶道:“你认为字是一只鸟儿写下来的吗?不是可恶的某个人?”
关晓道:“字当然不是雪鸮写的,我是说那会是一只什么样的雪鸮,会听人类的使唤,会按人类要求写字。你认识雪鸮这种鸟儿吗?”
邓长志道:“我也是事后查找,才发现那种鸟儿叫雪鸮。”
关晓道:“雪鸮出现的时候,你和姜洁白都看到了?”
邓长志道:“是的。”
关晓道:“你们什么时候看见那只鸟儿的?”
邓长志道:“她失踪的前半个月。”
关晓追问道:“具体是多少号?”
邓长志道:“那天是8月5日,正是洁白的24岁生日,所以我记得那天。”
关晓道道:“姜洁白失踪后,你报警,把雪鸮出现的事,告诉了警察,所以媒体才把姜洁白的失踪,跟五年前马玲的悬案联系起来报道。”
邓长志道:“雪鸮的事,是我告诉警察的,至于是媒体,还是警察把马玲的案子联系起来说事,我就不知晓了。我想应该是警察透露给媒体的。”
关晓道:“你认为姜洁白的失踪和雪鸮有关系?”
邓长志道:“我不知道有不有关系,当时警察问我,洁白失踪前,有没有遇上奇怪的事,我把雪鸮的事告诉了警察,不想事后有这样的发展。”
关晓道:“具体说说你和姜洁白看到雪鸮的情景。”
邓长志道:“8月5日那天下午,我给洁白买了生日礼物,是镶嵌了一颗1克拉钻石的皇冠,她喜欢皇冠,所以我送了她那样一件礼物。我回家时,她正在书房看织毛衣的步骤图。我给她把皇冠戴到头上的时候,我看到她身后窗子的玻璃上有东西在晃动,我以为是有一张人脸在偷看。我们住在四楼,不可能有人会站到窗前来偷看。我定神才看清楚,那是一只可爱的鸟儿——面部像人脸。我们还饶有兴趣地看了它一会儿,我们觉得它很是可爱,正当我们走近鸟儿时,鸟儿飞走了。但玻璃上留下了一个红色的爪印,爪印上有三个字:‘去死吧’。当时我和洁白心上一紧,认为那是谁的恶作剧,故意吓我们。搞恶作剧的家伙给鸟爪上沾了红色油漆什么的,像盖章一样,把那三个字盖在了玻璃上。不想那不是红色油漆,是血液。我们明显闻到了那黏糊糊的红色东西有血腥味。顿时,我们觉得毛骨悚然。”
关晓道:“是雪鸮身上的血液吗?”
邓长志道:“不知道。当时,我和洁白觉得窗子上出现那样的字迹晦气,马上就擦拭掉了爪印。要是知道看到血字后的第二天,洁白就失踪了,事后还遇害了,我肯定会保护好血字,可能那是重要的证据,让警察对血字探个究竟。”
关晓道:“你说可能是某人的恶作剧,你认为是谁的恶作剧呢?”
邓长志道:“不知道。”
关晓道:“你们当时就没有猜测你们身边谁会有这样的心思和智慧弄这样的恶作剧?”
邓长志道:“我和洁白当时试图猜想过,但想不到这样的人。”
关晓道:“我们还是得回到你想逃避的问题上。姜洁白在异性上跟你交往之外,跟别的男性有无来往,你一点信息都不能提供给我吗?”
关晓道:“说她没有异性朋友是假的。不过,她要好的异性朋友,我基本都认识,他们不会让洁白怀孕,并杀害她。他们和我们都非常友好。”
关晓见机说道:“可以提供你所谓的非常友好的人的信息吗?”
邓长志道:“你要调查他们?调查他们是否是孩子的父亲?然后确认他们谁强行占有了姜洁白,事后还谋杀了她?如果你是这样的办事逻辑,我觉得不可靠。我认识的人中,绝对不会有人干出这种事,还能有心计地把一只雪鸮训练到能够写字。嗯……他们还有胆子杀人。”
关晓固执道:“这或许要伤害到一些人,特别是你,但为了找到隐藏暗处的凶手,我想我们应该尽可能地让活着的人为逝者做出一些牺牲。我需要调查他们。”
邓长志无奈道:“我会让你调查一遍我周围所有的男人,如果你能查到谁是洁白肚中孩子的父亲,我会觉得这件事很无聊。我相信洁白肚中的孩子,绝对不是我认识的男人的。”
关晓道:“很无聊……我也要调查一遍,毕竟出了人命。不过,你怎么就那么肯定,孩子的父亲不是你认识的男人的?”
邓长志道:“既然你们警察把洁白失踪并被谋害的事,和千里之外的马玲悬案联系到了一起,当然肯定不是我认识的身边人作的案。我想象不出谁会在不同的地方这样残忍地杀害两名年轻的女孩。”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